關於愛一個人的句子-感人的情話

一、斷橋春堪憐,舊夢恨愁天,獨自淒涼憑誰問,荒塚千裡人總渺,孤標獨傲世,何人可偕隱?寂寞寒枝無鳥棲,夜月萋萋胡笳怨,似花還非花,有情也無情;恍昨世,一簾清幽夢,弦斷琴生塵,素顏香減,纖手難成調,似水華年,那堪片片飛花對蒼茫,弄晚垂陰香凋謝,蒙蒙殘雨隔雲天,淚長流,心如空。

二、不能擁有的,懂得放棄,不能觸碰的,學會雪藏。與其沉溺過往,不如淋浴晴朗,扔掉悲傷和孤寂,擺脫無助和漠然,不再害怕未知,也不必盲目迷茫。告訴自己,我可以。從生理上看,所謂幼稚,就是既憋不住尿又憋不住話;所謂不夠成熟,就是隻能憋得住尿,卻憋不住話。

三、偉大的作品,沒有必要像寵物一樣遍地打滾贏得準貴族的歡心,也沒有必要像鬃狗一樣歡群吠叫。它應該是鯨魚,在深海裡,孤獨地遨遊著,響亮而沉重地呼吸。—莫言

四、哀莫大於心不死,幸莫過於死徹底

五、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離別方式是,從你們分開的那一刻開始,你沒有辦法再次走進他的生活,他卻在你的生活中無處不在。

六、獨處在塵埃裡的回憶裡,廝守著兩個人的滄海桑田,緊緊依偎著點滴的回憶,妄自築著暖城的堡壘,恕不知,在塵世間一切因果輪回更替的季節裡,心已是疲憊不堪。豁然回首,原來那些曾有過的歡顏和約定,歲月的滄桑已掩蓋,化作瞭塵埃。



七、如果愛一個人,可以不說話,但不要冷漠以對。沉默依舊可以陪伴,沉默也可以關心,並非隻有言語才能表達愛。可如果從沉默變成瞭冷漠,那就是情感的零交流,那不再是愛,而是離開。沒錯,沉默可以是愛,但冷漠一定是傷害。

八、世上最心痛的距離,不是你不懂我的悲哀,不明白我的孤寂,而是我即使痛徹心脾,卻不能放聲哭泣!

九、陽光下的紅房子散發著絕望的氣息。往昔如同東京的櫻花,很美,但風吹過就散開瞭。此時,天空灰得像似哭過。陰天,又不開燈的房間,讓思緒一點一點沉淀。給自我預留一份晴空,如此甚好。

十、生活總不完美,總有辛酸的淚,總有失足的悔,總有幽深的怨,總有抱憾的恨。生活亦很完美,總讓我們淚中帶笑,悔中頓悟,怨中藏喜,恨中生愛。看生活是否完美,就要淡視那些不完美,放大那些可能的完美。聽聽音樂,看看風景,說能說的話,做可做的事,走該走的路,見想見的人。

十一、人的一生中,每個人都曾沐浴幸福和快樂,也會歷練坎坷和挫折。幸福快樂時,我們總是感覺時間的短暫;而痛苦難過時,我們卻抱怨度日如年。幸福和痛苦本來就是雙胞胎,上帝是公平的,痛苦往往是伴隨幸福並存。我們會享受幸福,也要學會享受痛苦。

十二、別讓事情弄得更糟糕,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的,已刻成舟的木頭是無法恢復原狀的,知道瞭這些簡單的道理,就能心平氣和地處理遺留問題。悔恨無任何益處,別把事情弄得更糟。放在心底就好。這樣你就會覺得,無論發生瞭什麼,心底還是滿滿的,沉甸甸的,讓人熱淚盈眶的。

十三、也許塵世間總有太多的錯落,也許生命中總有著太多的錯過,錯落與錯過,仿佛孤單和寂寞,逃不掉也躲不開,有些人擦肩與相識,結果還是離開作為結果,有些情感,再怎麼刻骨銘心,也是不能相守。或許經歷過瞭。心裡便多瞭一份傾心如玉的渴望,總會把一份情感深藏,在流年中蜿蜒成一段不為人知的心傷。

十四、男女之戰爭或鬥爭有幾千年的歷史瞭,雖然現在仍是男權社會,但男女關系已到瞭新的階段。作為反動或新階段的特征是,男人追娶女人,那個女人要什麼生活,就是男人要過的生活。—餘世存《人間世》

十五、那些美好的東西,在擁有的時候,往往熟視無睹,我們總是仰望別人的快樂,咀嚼自己的痛苦;仰望別人的成就,鬱積自己的平凡,生命就像一團欲望的火焰,欲望不能滿足時是燎原烈火,滿足瞭就變成瞭風燭殘年,欲望不能滿足便痛苦,滿足瞭便無聊,人生就在痛苦和無聊之間搖擺。

十六、原來,所有的話,都是說給自己聽的—說給或相信或不相信的自己聽的—希望至少能讓你自己相信自己所說的話。—張曉風《遊園驚夢》

十七、每個星光隕落的晚上一遍一遍數我的寂寞每個星光隕落的晚上一遍一遍數我的寂寞我渴望飛翔,像一枚葉子,靜靜地待在空中。並不是看看憂傷的句子,人就會跟著變得憂傷,我也有權利悲傷,沒有誰會看到我眼底的憂傷?

十八、我就像那個迷途的孩子,在感情這條道路上走瞭好久好久,總以為有自我的信仰,有自我的方向,就什麼都能夠但是卻在某個血色的黃昏突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起那張泛黃的地圖丟瞭,也沒瞭。

十九、如果你覺得和我在一齊沒有感覺的話,我會悄悄的從你的身邊退出,不會打擾你,不會纏著你,不會煩你!但我會永遠祝福你,永遠為你祈禱!不管怎樣,你以前給瞭我很多完美的回憶,就算是有驚嚇的,有悲傷的我都會珍藏!多謝你!陪我走過的以前!

二十、漸漸地,在憂傷中,我學習並領悟瞭沉默,懂得瞭愉悅,明白瞭人生,明白瞭父母的苦心,看清瞭社會的局面。這一路的成長,有過多少的傷痛,多少的愉悅,那些都隻是成長的磨練吧,沉默,讓我明白瞭太多… …

二十一、沒有信仰的法律將退化成為僵死的教條,而沒有法律的信仰將蛻變成為狂信。—伯爾曼《法律與宗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