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夢回,染一世寂寞紛飛 | 情感语录

  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有這么一個過客,上演著這么一段刻骨的回憶,那種撕心裂肺的痛,便成了記憶中的常客。

  也許我是特別容易傷感的女子吧!記憶中的每道傷痕,只要一想起,都會隱隱約約的莫名疼痛,我以為這么多年以來,自己對分分合合可以看淡,淡淡的惆悵,可是,誰知道那不太現實,我常想,自己永遠無法真正意義上的堅強吧!

  午夜夢回,一遍遍地聽著陳明真的《情債》有那么一瞬,感覺這歌是為自己寫的,那種疼痛像是被印在腦海里的咒語,怎么都甩不開,也忘不掉,無關太多的風月,甚至連一句愛戀都沒有,就如此輕淡的闖入我的世界,掀起不斷疼痛漣漪。?

  “就算有再多的無奈,你也是看不出來,有人說寂寞是最難捱,你可曾為我而悲哀,其實身為一個女人,可以不必忍耐…….”那憂傷的旋律回蕩在空氣的每個角落,像是要把那份無奈的悲哀找個窗口釋放,淚水無聲的滑落,心底的某個角落一點點地破碎,直到呼吸都不那么順暢。

  這一刻我明白了,那種感覺就像是欲罷不能的絕望,那憂郁的眉眼,那無奈的容顏,在夜幕下顯的如此落寞,沒有承諾沒有誓言,只是眼神交匯的瞬間,便融入了無法磨滅的旖旎,心瘋狂的痛著。

  無法坦然面對孤寂冷清的日子,這些時日以來,總是一遍遍地沉迷在自己的或者他人的文字里,總是一次次地陶醉在一些似是而非的意想之中,也總是自己制造一些悲哀傷害自己,每每觸及到疼痛的地方,看到鮮血開始淋漓,卻是欲罷不能。

  人間的歲月,千里的紅塵,在歌聲中,漸漸遠去,其實我知道,生命中應當灑滿陽光,可是,咫尺如天涯,遠方的你,已給了我無力仰首微笑的荊棘。。。

  隔窗望月,清輝雖灑在身上,卻離那光耀的源頭,千千萬萬里,而如今自己親身體會的經歷,感想卻是另一番,依然能感覺到自己的不舍與心疼,自己本該有著的色彩,漸漸褪色,不知是它被感染了,還是自己被軟化了。

  自己本該有的堅持,夢想,被一點點的腐蝕掉,只能麻木的看著心一點點被掏空,掙扎,可是,越是掙扎越是精疲力盡,想要逃,卻早已經被套牢,也讓我迷失方向,從此,笑不再純粹,哭不再徹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