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天涯的孤星 | 情感语录

  喜歡一個人的世界,沒有紛擾的親切,沉沉的心意向天涯蔓延,淡淡的心光向海角明艷,無拘無束的靈魂飄游在天地之間,借一只佛眼來描看人間。

  萬物要用輪回去解釋才能完美,生命中要有許多是是非非才能完結。那四時既定的一切,被誰安排著前世今生的來回,失亦復得得亦復失的原委,只是你不肯放下的空戒。

  禪光普照,我的孤星落在天涯海角,迷望那身后的紅塵喧囂,默發一聲聲來自佛意的嗔笑,不怪世人悟知太少,只怪靈思過于飄渺。一點點用文字表達的善道,是否浸染過你的心潮,你澎湃著美美的驕傲,散發著名利的味道,

  寂苦的滄桑,還我一雙翅膀,回到那遙遠的東方,我掠過千年的沙場,灑下萬年悲傷,血跡染飾著彷徨,是誰偷換了人間模樣。一輪明月從漢魏照到隋唐,一聲胡笳從西域愁到蘇杭,這神州的樂土只是命運的陪葬,我念動萬卷經書也無法揭開蒼茫,因為歷史只是佛說的過往。

  既然是孤星,我便離開了繁星,獨自帶著寂寞遠行,留下一身的善行。這人間的路徑,泥水渾拌著艱辛,讓彼岸的嬌花只剩下感應,觸碰成冰涼的夢境。是誰用達摩的真經,播傳眾生萬相的梵音,喻誡那一顆顆紛雜的塵心。

  身后的一切是生命的凋花,我拾起零落成泥的年華,綻放不了已平淡過的優雅。素潔的心田播種著善芽,我領悟過的人生用文字疊加,一筆沉落這滿世的繁華,等候一段生死對話。然后四海為家,席地為榻,我一介空靈之下,沒有任何牽掛。

  孤星終會隕落,天涯終會看破,慧眼識過的山河,是這民族的起落,我聽那南方遙遠的寂寞,只是深寺里木魚聲中的苦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