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低頭輕捻落花 | 情感语录

一場雨,僅僅維持了短暫的低溫,小暑的陽光,再一次宣告著盛夏的來臨,炙熱,烤干了期望的眼,腳步,鎖住了遠眺的心,很多的時候,習慣了無喜亦無憂。而當夜幕降下來的時候,遠離了一切人為的喧囂,伴著蛙聲蟲鳴,明凈的天空,星月也呈現出特有的溫柔,此刻,一些詞語,一些場景,在頭腦中愈加清晰起來

歲月如流,光陰在走,轉瞬間,那朵羞澀含苞的花兒,已消失了艷麗的風華,那個戴著蝴蝶花的小女孩,也不再蹦蹦跳跳,歲月,沉寂下來,小女孩長大成人,學會了為人妻為人母。孩子的啼哭就是命令,夫君的臉色就是天空,一日三餐,柴米油鹽,灶臺講臺連成一線,曾幾何時,這一切都變成了習慣。無所謂白晝,無所謂黑夜,浪漫的思緒,沉沉地,合攏著雙翼。人群中,早已找不到那個,曾經將詩情畫意涂滿心空的自己。

十五歲,那個為伊采摘山桃花的男孩,早已在歲月的深處銷聲匿跡,十六歲,那個寫詩的女孩,早已提不起銹跡斑斑的筆;十七歲,那雙為母親縫合傷口的手,早已學會,在無人的角落,為自己擦去眼角的淚;十八歲,畢業留言冊上,勵志的話語,早已隨著歲月的風塵靜寂沉睡。暗夜里,誰會傻傻為你,捕捉流螢,做一盞橘燈;荷塘月色,誰會陪你共賞,踏一地銀色碎影;書房流芳,誰是你執筆碾磨,紅袖添香的知音?

今夕何夕,青春早已成了久遠的記憶,生活,總在冗長繁復的瑣碎中,為你揭開人生的真諦。成熟,注定要付出代價,優雅,是莽撞跌宕過后開出的花。

不曾有過驚心動魄,卻有一把無形的鈍刀,在眉間眼梢刻下一道道印記;不曾經歷盛大的煙火,激情卻被淹沒,悄無聲息。

那天,酒后微醺,你深情的注視著我,輕輕在我耳畔低語, 知道嗎?你的笑容,就是我在外打拼的最大動力! 那一刻,我心潮翻滾,感動涕零。我以為,我的痛,我的苦,我的憂,我的累,很久,已沒有人在意。傾盡所有,默默的給你支持,盡我所能,只為讓我們的家更加溫馨。不善拋頭露面,不懂經營算計,一個多愁善感的弱女子,實在也談不上為你分擔多少壓力,這種默默的堅韌,如若你懂,便也足矣。能這樣亦步亦趨,風雨同舟,避開塵世紛擾,一起沖過諸多困境,苦盡甘來,融融奕奕,已是承蒙上天的恩賜。而,這一切,都入了你的眼底,我還能奢求什么?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是一種目標,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是一種境界,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是一種愿望,過著淡淡長流水的日子,卻是一種常態,看什么風景名勝,找什么詩情畫意,這恬淡的生活,不正是一筆筆愛的寫意?

嘗過了眼淚的咸,才明白了回憶的甜,知道生活不相信眼淚,一夢千尋又如何?靜守流年,拈花微笑。你若安好,我亦無憂。此生,此心,伴你隱于紅塵,清清靜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