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親情湮滅的愛情 | 情感语录

  生長在傳統的家庭里,在父母的呵護下長大的家齊,平生第一次違背了父母的意愿,偷出戶口本,與心愛的女友白曉鷗結婚,卻被母親的心臟病突發、父親的強權壓制擊個粉碎。女友的不留余地、決然離去,使這個心理上尚未成熟的大男孩,在愛情與親情的碰撞中掙扎,品嘗到了傷感、無奈。寂靜的夜里,淚水肆虐著他青春的臉頰,鍵盤的滴答聲中,敲出《被親情湮滅的愛情》

  ——作者:鄧家齊。

  家齊的父親出生在農民家庭,靠自己的能力考上大學,留在北京,成為文化站的處長,對兒子管頭管腳,讓兒子按照他的軌道發展,續寫他的篇章。家齊的母親從醫院退休,以家為中心,以丈夫、兒子為生命。這對傳統的、愛子如命的父母,絕不允許獨生兒子離開自己,與女友到上海發展。他們心目中的兒媳,不需要有白曉鷗的漂亮、能干、高學歷,不能有白曉鷗的強勢、任性、高傲,不必有顯赫的家庭,但必須要溫柔、善良、懂事、會照顧家齊,就這樣,在他們期待的目光中,賀飛兒出現了。

  去上海的白曉鷗切斷了和家齊的一切聯系,毀滅了他殘存的夢想,父母以親情綁架、以死相逼,讓他斷了這個念頭,并為他安排了賀飛兒。賀飛兒對帥帥的家齊一見鐘情,對他寫的小說近乎崇拜。家齊在父母的逼迫和女友的絕情下,做出一個荒唐的決定:同賀飛兒結婚,然后找茬鬧,讓賀飛兒受不了,提出離婚,用一樁錯誤的婚姻報復父母,證明他們的理念是錯誤的,父母不管他了,他就奔上海找白曉鷗去。

  可事態并未按照家齊的思路發展,他低估了賀飛兒,這個看似柔弱、溫潤賢惠的女子,不接他的招。面對家齊的冷落、挑釁、找茬,飛兒用寬宏、體貼、溫順,四兩撥千斤,一一化解。看到家齊心事重重、眉頭緊鎖,拒自己于千里之外,體貼的說:“你要有什么痛苦,我們一起面對,要有什么毛病,我們一起解決。”看到家齊故意找茬,說:“鄧家齊,你不要以為我讓著你是我怕你,那是因為我喜歡你。”家齊,他本不是心狠手辣的人,面對無辜的飛兒,他一次又一次在有情與無情間徘徊、掙扎。

  家齊與好哥們苗子打架傷了腰,是飛兒無微不至照顧他,為他按摩,才使他很快好起來,他從內心感激飛兒。苗子一句“這事換了白曉鷗,她會這么照顧你嗎?不能!”引起家齊的深思,他的心不知不覺已傾向了飛兒,他甚至有點喜歡飛兒了。后來飛兒知道了家齊與曉鷗的感情,看了《被親情湮滅的愛情》,非常理解和同情家齊,甚至愿意退出成全他們,這又讓家齊始料未及,他感到對飛兒的內疚和負罪感更重了,因為自己的幼稚,為了證明父母是錯誤的,他用毀滅自己又毀滅別人的方式,使這么溫柔賢惠、善解人意的女孩成了犧牲品。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婚姻卻是兩個家庭的事,家齊、飛兒、雙方父母,懷著各自的心思促成了這樁婚姻,卻搞得烽煙四起、心力交瘁。當愛情與親情發生碰撞時,孝順的家齊忍痛放棄了愛情。為了挽回愛情,他又用極端幼稚的手段折磨自己和家人,還好歷經風雨,終于見到彩虹,兩人最終收獲了甜蜜的愛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