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人自擾 | 情感语录

  我躲在被窩里掰著手指頭來想念。

  總是習慣性的忽略了很多,記憶里開始填滿大片大片的空白。冗長的夢境里,奔跑在無人的街道,耳邊清晰的傳來風刮過的聲音。我想著只有盡力奔跑才能忘掉所有的傷,意識里殘存的知覺告訴我…很冷。忘了后面會有什么逼著我向前,只知道不能也不敢停止。我想吶喊說累了,可溫順柔弱的個性還沒改。醒來,面對的還是無盡的黑暗。

  對不起。其實真的不愿意疏離所有。只是太害怕,終究都是一場夢。太不真實。我以為會懂的終究還是沒懂。不會再有過于天真的念頭。我仰望的是那條看不到頭的街道。頭發里還殘留著上次被折騰過而我厭惡的藥水味道。潮濕的空氣,卻能把人悶的喘不過氣。其實所有的一切都有著能夠被原諒的理由,只是原諒的同時很多時候代表著離開。

  記住,沒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

  一如自己所叨念著的,沒有什么會是一成不變的。永遠無法得知下一秒會是什么。或是奇跡或是欺騙。難過和快樂。說有著主宰的能力,卻無法控制內心的想法。任由悲傷無處安放。如同我們的青春,想要卻靠不了的岸。

  記得的。忘記的。堅持的。放棄的。執著的確不是個好東西,連同習慣一樣。太可怕的深入骨髓。想要得到的唯一不會有人能夠得到,只會覺得太過任性和固執。魚和熊掌兩者不可皆得。原諒還沒能做到無所謂。不想低頭,只好抬頭仰望。想要得到陽光,想要溫暖冰涼的手心。太多的失望,導致再也無法激烈起來。終無力的發現連自我溫暖的能力都沒有。還怎能去溫暖別人。你放任我一個人的自由和成長。沒有最初和最后。時光磨平了那些尖銳的菱角。像是平靜的湖面,偶爾有候鳥飛過,驚起的那絲絲波瀾也會瞬間恢復。

  你不是我,怎會得知我的難過?

  你不是我,我又怎能去要求你懂得我的難過?

  你有沒有很想我,你會不會很想我?

  你并沒有想我,你并沒有很想我。

  給自己倒一杯熱開水,試圖溫暖掌心的冰涼。只是無能為力,滾燙的淚水滑落,滴入水中。挖了個坑,填不滿。只好把自己給埋進去。假裝多么多么的老成,假裝多么多么的無所謂,假裝多么多么的不在意。但還是容易被一句話,一件事哭紅的眼睛。

  這些那些的,我該奢望誰懂,不過庸人自擾罷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