掬一捧山花,為誰爛漫成傷 | 情感语录

在我們的命運擦肩以后,我才明白,最痛的不是人物皆變,而是人去樓空。我明明知道你存在的痕跡,在同樣的天空,同樣的教學樓,同樣的那個角落,我再也等不到你。我抱著宮商角徵羽的憂傷,為你去追那年我們錯過的那場秋風,杏葉萎落,枯枝敗紅。老天一改炎熱,在這個無言的夏季用漫天連綿的傾盆大雨把那年秋天草草葬送。我拼盡全力,也只留得個綠肥紅瘦,自是長恨水長東。

錦城初見,一恍,已是兩年。我用十四的韶華,掬一捧山花,把往事匯成名為回憶的畫卷。草堂記載著詩篇,是千年前的詩人早已參透,人生跌宕,沒有誰是誰的歸人,至情至恨,年華似水,時間洗過,便可淡卻,只留一痕疤。等我老去,白發蒼蒼,再把那疤痕揭開,一品如今尚不能品味的傷痛的愉快,血、滔滔不絕,奮力沖刷著那段過往,嘲笑我的虛妄,讓我把今日所有的難過和悲傷,統統哭盡,然后再毫無牽掛地離開人世。

而今,挑燈夜游,一彎缺月獨賞,月波如眸,我知道月光可以照見的地方,你正伏案讀書,你總是太忙,太忙。溪畔誰家女子搗衣聲絕?哽咽在喉,伴著洞簫,我們走到了清平之末。你是蕭郎亦或阮郎。我想,十年后,你的妻子定是佳人亦或伊人。你在水湄,在蒹葭蒼蒼,在水中央,卻永遠,不會在我身旁。唯那簫聲吹痛了心扉,你噠噠的馬蹄帶著美麗的錯誤,來了又匆匆離去,錯不在你無意在我心中蕩起了波瀾壯闊亦或泛起絲微漣漪,錯在我誤以為那滑過的流星雨是永恒。哪料到,如今,幾番離索。

你走了,你真的走了。你再也不會踏進我的生命,我問你:如果以后你結婚了,你會不會給我請柬,你卻淡淡地回答,我們早沒了聯系。荒野之上,我眺望錦城的方向,華燈初上。那里有你,還有那段過往。我點燃了落紅,讓她隨記憶焚燒,到相遇,到相識,到相別,到江南開盡了荼靡花事了,統統地,統統地焚燒。讓那過去隨枯草焚燒,燒掉那些馬不停蹄,刻骨銘心的憂傷。

我踏上亙古的磐石,向女媧,向伏羲質問:是不是你們的愛情太過滄桑,所以世人想得到的永遠只是夢的形狀。我不曾在揚州瘦西湖上撐篙,我只想你可以陪我踏遍二十四橋。我們一起開夕陽西下,一起牽著手、到老。

可是你意在功名,你怎么會知道,月下花殘,柳折枝飛,鴻雁南去,獨品清茗的味道?

那年,我掬一捧山花,早已開成了紅海,你總是太忙,太忙,忙到最后,山花與我,早已為你爛漫成名為守望的情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