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場電影的時間 | 情感语录

  21歲的我,戴著心愛的紅手繩,過著失意草樣年華。每天寫寫字,發發呆,睡下了就幻想,睡不著就打開手機,開始研究星座。喜歡巨蟹座跟雙魚座,聽說它們是和天蝎最合得來的兩個星座。最近喜歡上許篙的歌,每天都有他的歌聲縈繞在耳邊,對于mp3的依賴,似乎成了一種習慣.失意的草樣年華,只有耳邊的歌,陪著我行走在青春的單行道上。給我一場電影的時間,讓我觀望這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

  風中搖擺的友誼

  以前,總是覺得身邊需要好多好多的朋友陪著,覺得就這樣賴著他們,是我的小幸福。習慣了和他們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在失眠的夜里聊天,一起抱著彼此的晚安入眠。曾經我們都是單純的小P孩,曾經我們都是被愛情遺忘的歷史,曾經我們說好以后一起去相親,曾經我們信誓旦旦地以為我們的世界永遠不會變。可是現在,時間的魔法師終于都顛覆了我們的誓言,它說“不變的只是過去”,而我需要用很大的勇氣去承認這個事實。那些在半路就溜走的孩子,牽起別人的手,世界從此多了一個他。朋友的幸福來了我就不該去打擾,只留沉默與哀愁獨自在失眠的夜里品味。輾轉難眠,反復思量,而后明白:沒有誰會一直陪著誰的,只有生活才是自己的。畢竟那是友誼不是愛情,任憑我固執地“單戀”也取代不了那份特殊的幸福。給自己一個溫馨的借口,讓自己轉身離開,學會一個人的生活,學會不依賴,不哭泣,不能不勇敢。風中搖擺的友誼,能否渡過那個狂風肆虐的季節,我期待著……讓時間來告訴我們:友誼有多真。

  21歲的表情

  每次心緒無端潮浮的時候,我總會對著往事發呆。朋友告訴我:一個人之所以常常懷念過去,那是因為現在生活得并不美好。或許我就是這樣的吧,年輕的心,我總是給自己上了枷鎖,或許就像七堇年所說的:“也許這一切都有所注定,無名的憂郁是我的青春至始至終未能徹底擺脫的底色。”倘若生命若給我無數張面孔,我永遠選擇最疼痛的那一張去觸摸。凡是帶有憂郁情節的孩子,外表總是有點冰冷,但內心卻常常因為一點點的感動而溫暖許久。或許只是不擅長表達,有時候會用沉默去代替一切。曾經自卑過,甚至把自己搞得非常狼狽。有時會覺得自己像一只刺猬,不敢靠人太近,怕給不了別人溫暖反而把人刺傷。朋友說:“別把自己想的那么壞。”骨子里仍然是個單純的孩子,容易感動,但是也容易憂傷。或許這種性格是與生俱來的吧,躲不了就勇敢地接受它,畢竟那還是自己。快樂是本質,敏感是注定,我在別人的城市仰望天空,任憑表情迷茫,但我知道,那是屬于我—獨一無二的,21歲青春的表情。

  青春不明了

  朋友常常會說看不懂我的文字,要么就給我留言,證明他們已經曲解過我。或許已經習慣了,覺得也自然了。誰在乎誰,誰就能讀懂誰,但是要讀懂一個人,確實需要花很多的心思與感情。我得到的已不少,所以我不奢求大家都能明了。青春的路,總是走得云里霧里的,偶爾胡亂走進別人的世界,打擾過了,遺留下的也是一份不明了的感情。最后還是那一個轉身,揮手離別之后,發覺自己還是那樣地迷茫。對于自己的未來,也是不明了。很多人問我,畢業后打算在哪里工作啊?其實真的不知道,眼看畢業即將來臨,覺得自己還是白紙一張。我該拿什么去面對,那人才濟濟的招聘會?我該怎樣告訴面試官,我會做的是什么?在大學待了兩年多,我爭取到的有什么?我跟朋友說過:我想把學習重點放在英語上。或許那是我唯一的夢想,支撐著我趟過大學的河流,或許心中有夢,那是青春里唯一明了的事。

  一場電影的時間,一頁頁翻書的感覺。一個人的成長,總是牽動著許多人的目光。在我21歲的天空里,我想,我留下最多的是那一頁頁的文字。敘述和回憶一樣,都是美得辛苦的事情,然而我不想就這樣忽悠過我的青春歲月,黯淡心緒也要及時記下,等到某天回溯往事的時候,才能更加切膚地重溫這段只屬于我的青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