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場雪 | 情感语录

冬天下雪,是南方人的期盼,南方人的夢幻,更是南方人的一種精神渴求。由于家鄉屬溫暖氣候,下雪本不常見,所以家鄉人對雪的感情是無法言喻的,雪 于是就增添了更神秘的色彩,理所當然披上一切美的光環!或許更體現樸素勞作的人們對新年的一種寄托和愿望,那 瑞雪兆豐年 就是不變的例證,但愿多凍死些病蟲害來年更豐產吧!

我時常想,為什么冬雪在咱的家鄉總是那么遙遙無期?為什么雪花總眷戀北方土地?難道家鄉的天空真承載不了冬姑娘。從結婚后有了可愛的女兒,女兒時常被電視熒屏上紛紛揚揚的雪花所感染所陶醉。自己都記不清曾多少答應要陪女兒到外面的世界看雪賞雪玩雪,可這南國的天氣里終究難尋覓雪花的身影,一年復一年,一冬又一冬,眨眼間,女兒都上了中學。看下雪,看雪景似乎成了泡影,成了我難以兌現的心病。盡管家鄉不遠處的旅游勝地為了滿足南方客的需求,冬季里大刀闊斧的開發制造冰雪浪漫之旅,滑雪橇,堆雪人,打雪仗等應有盡有。可那不是真的雪,是人造雪,心理的失落溢于言表。

還記得我年少時的第一場雪,那時居住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小鎮,天公一連下了好幾天的 雨夾雪 終于塵埃落定。還沉浸在睡夢中的我被大街小巷早行人突如其來的聲音所震醒: 下雪了!下雪了!地上和房頂上的雪都鋪得老厚老厚啦 我心里一咯噔,忽然睜大眼,雪!真的鋪墊?我將信將疑瞥了一眼窗口,隨即強烈的白光反襯,窗外屋內都比平時亮堂,沒來得及穿衣就掀開被子猴急地跳到木窗前,剎那,我血往上涌,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整條街的路面上以及低矮的房檐瓦片上已明晃晃地堆滿了厚厚的白雪,這是我年少時見到的第一場雪,雪的世界太美了,太生動了。一夜之間這千萬個小生靈就活生生地呈現在眼前,感覺恍如夢中 盡管虛弱的我還處在瑟瑟的寒風中微微地抖動著身體,可我如癡如醉,兩眼發熱,打著冷顫搖晃著身軀沉醉在冰雪的世界里,那知這一切都被母親看在眼里,母親心疼我,冷不丁的一聲大吼震住了我: 不想活了,快滾回床上去 。我委屈的回到被窩,睡意蕩然無存。母親并安慰我:天還沒亮開,積雪一時半會兒是化不了的,白天讓你看個夠

第二天清晨,街的路面已經沒了積雪,到處濕漉漉的,還有深淺不一的水洼,房檐瓦片上的雪被漸漸變薄了,瓦片上的積雪隨著人氣的增加已正在悄然融化,雪水滴沒完沒了時不時地掉在路人的身上。我好生奇怪,老天沒下雨居然家家戶戶門前都掉下屋檐水。呵呵,此時的人們好像精神亢奮,情緒激昂,三五成群的,奔走相告的,交頭接耳的,談笑風生的,整個小鎮都人歡馬叫了,小鎮已經沸騰了。

人們無定向往鎮外涌動,因為山村的積雪遠離了喧囂,一種純自然界的天體合一,一種田園風光的綺麗景致,賞雪采雪玩雪那將是南方人妙趣橫生的一大樂趣,多數人手拿臉盆,筲箕,缸缽,布袋等器皿要在野外要采集最純潔的雪,最潔凈的雪,場面恢弘氣勢壯觀,似乎比趕集還熱鬧。只是沒有買賣者。鎮外的最高山就是鳳凰山。人們邁著矯捷的步伐向著雪茫茫的鳳凰山挺進。

轉眼間,鳳凰山的樹木,莊稼,房屋都煥然一新,穿上了皚皚的銀裝,掩映如畫,山村的泥墻茅草屋都變得生機盎然,好一幅如詩如畫的美景令人炫目。人們到了鳳凰山,便各自為政,自己給自己劃地盤。人們小心翼翼地用雙手捧起最潔白的雪,最純美的雪占為己有。仿佛捧起的不是雪末兒本身,而是最珍貴的白糖,最珍貴的大米一樣。沒有工具的人還索性把雪末兒捏成一個碩大的雪球帶回家,說是把雪球放進泡菜壇子里。泡菜水就不會長白花花,泡菜水腌制出來的四川泡菜就會變得更香脆風味奇特!哈哈哈,第一次聽說,我云里霧里也跟著仿效,用小手捏了好多小雪團,手都凍僵了,手都捏軟了,最后還硬把衣褲兜塞得脹脹的,滿滿的。沒想到等我回到家時,鵝蛋大的雪團全都變成衛生球大小了。呵呵,母親望著我濕透的衣服不但沒責備我,相反,還一個勁的表揚我,給我換新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