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打開愛的心結 | 情感语录

  大學的校園里充斥著愛的氣息,這個被稱為乖乖女的她就是在這里,遇到了那個文采飛揚的他,就那么義無反顧地愛了。雖然他的家鄉在遙遠且偏僻的小山村,可是她就是那么的不管不顧地喜歡他擁著自己的感覺,看著他眼中的堅決與愛憐,仿佛在世間的一切都不重要,唯有他深邃的目光洞穿了她柔軟的心。

  那年暑假,她帶他回家去玩。沒想到父母那犀利的眼神與不咸不淡的話語讓他感到很受傷害。男子的尊嚴讓他不卑不亢地用自己的眼神與行動無聲的抗爭。然而,那渾身豎起的尖刺,在換來自尊的同時,也刺傷了那屬于他們的愛。

  一邊是養育自己多年的父母,一邊是自己深愛的戀人,屹立在這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高山之巔,她真得是兩難。是啊!兩邊都是無比濃烈的愛,她如何去選擇割舍。她一次次地央求,就算是為了她,為了他們的愛,他就放下自己所謂的尊嚴,然而,他總是那么默默不語,眼睛深深地凝視著天空。

  眼看著畢業的時間一天天地接近,眼看著他們的愛就這么要夭折在這里。每次見面,她都會眼含熱淚地問她:你就不能為了我留下,一定要回到你那個小山村嗎?可是,他依然那么沉默,依然那么無語。

  畢業了,他還是悄悄地走了,甚至連一個道別都沒有,就這么悄無聲息地從她的視線中消失了,消失在這個留下他們愛的氣息的城市。獨自漫步在街頭,這座城市因了他的離去變得了無生機,街上來來往往的情侶只會增添她的淚水與哀傷,心中的愛已然成為了一座荒蕪的孤城,歲月就這樣在她的心頭烙下了無法釋懷的愛的印跡。

  時光就這樣隨著她的愛在流逝,父母的心中多少有些為了她的婚事開始著急。于是,不停地催促之下,并一再在她面前說他們看中了一個小伙子,怎么怎么的好,于是,她無奈地去赴了那場相親。那個男子看上去不讓人討厭,家境很殷實,而且在一個不錯的機關工作。她沒有任何表態,倒是那個男子,就那么迷戀上了她,說她的眼神悠遠而神秘,看似清澈中又帶著一絲哀傷,這句話讓她心中有一絲觸動,可是她知道那不是愛,只是被別人覺察后的觸動。

  就這么,被家人左右著自己的情感歸宿,為了家人她穿上了嫁衣,當這個男子將戒指套上她手指的那一刻,她的淚水就那么不爭氣地落下。是啊!如果愛已然無法獲得,如果人生一定要經歷一場婚姻,那么屈就嫁給這個自己還不討厭的男子,成就父母的一片心意,大概也是她唯一能選擇的路。

  蜜月旅行回來之后,她就推脫說他打呼嚕影響她的睡眠,于是他們便分房而睡。她知道這個謊言是多么的牽強,可是那個男子卻沒有堅持,默默地答應了她的要求。

  心中依然是放不下那個他,于是,找了一個借口,她獨自一人去了他所在的城市。電話里約好了見面的地點,她在來的路上想象了一千個見面的場景,可姍姍來遲的他的出現,打破了她所有美好的期盼。

  他的身邊依偎著一個遠不如她好看的女子,但是他們卻很親昵的樣子,這種場面深深地刺傷了她的心。她心里默默地在想著,原來自己一直維護的那份疼,那份愛,只不過是自己一個人在堅持。于是,她沒有過多的話語,道了聲珍重,便轉身離去。

  那個轉身,是要忘記一個曾經的承諾,還是要還原自己一份真實,她覺得都有。

  就在她轉身離去的時候,那個他身邊的女子對著他說:該回去了,你的身體不能在外面呆的時間太長。你一定要這么對待她嗎?我覺得你找我來冒充你的女友有點殘忍。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他的淚水也潸然流下,他有些哽咽地說:可是,有什么辦法呢?她已然是別人的新娘,而我,一個不久與人世的人,難道要讓她平添更多的傷心嗎?也許,這樣她就會忘記我,好好的開始屬于她的新生活。我想,她的心結這次該打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