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得越緊,懷疑就越深 | 情感语录

  據說,戀愛中的男女有三個經典問句:你在哪兒?和誰在一起?干什么?可以想象一下,因為手機的普及,這三個問號,每時每刻都如黃昏時的蝙蝠,在空中,上下左右前后地翻飛,蔚為壯觀。那一道道電波,帶著焦灼的等待、難耐的掛念;帶著將信將疑、莫名怨氣;帶著憤恨、憤慨、憤怒……從我的嘴邊,狼奔豕突地來到你的耳畔。

  當一對又一對情人,動不動就把手機折磨得死去活來,也說明越來越多的戀愛寶貝,成了危情男女——如同手機雙向收費一樣,這種猜疑一時半會兒很難消滅,甚至根本無法消滅。

  在愛達荷地區的松鼠中,雌性松鼠達到生育期時,雄性松鼠就一直跟著它,有時緊追慢趕地追到閉塞的洞里,就怕它與別的雄松鼠暗度陳倉。有些松鼠還會制作一些鼠類的“貞節帶”:把一些膠狀的東西射在雌性松鼠的私處,讓別的競爭者無用武之地。看來,對親愛者的不信任,并非人類的專利。

  當親愛的人不在身邊,當你無意看到對方手機里某條曖昧的短信,或者從言談里聽出了蛛絲馬跡,你開始夜不能寐,滋生出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勇氣。于是,你開始捕風捉影,直到讓兩人都痛苦不堪,疲憊厭倦,最終卻證明對方是清白的。這時,你會不會深深地郁悶:愛,到底是什么?為何愛一個人還要懷疑?為何毫無猜疑的幸福生活如此之難?

  愛人不疑,疑人不愛。想想吧,我們是不是常常以愛的名義痛哭,傷悲,打你罵你,咬你恨你,抓你撓你,摔盆摔桌摔椅。甚至張開雙臂往窗臺奔去,做出一副就此別過的架勢……這一些,都是因為愛你。如果不愛你,才不會管你。

  我們就是這樣,以愛的名義傷害愛的。其實,這都緣自人類天性的自私和占有欲。這種自私是全天候的,從來就未停止。

  現代通訊的發達,使我們每個人的心,隨時處在質詢與被質詢狀態。如今,手機的功能越來越齊全,可以把來電、短信,都作有效的遮蔽,讓你找不到查不著。靜下心來想想,竟有莫名的悲哀。這一對對危情男女,使電信運營商增加了多少收入姑且不管,而心上新添的傷痕,怎么計算?

  我們當然希望,給愛人一個溫暖的懷抱,把親愛的摟在懷里,緊緊地,就像普列維爾那首詩所說的那樣:

  一千年一萬年/也難以訴說盡/這瞬間的永恒/你吻了我/我吻了你

  在冬日朦朧的清晨/清晨在蒙蘇利公園/公園在巴黎/巴黎是地上一座城/地球是天上一顆星

  只想兩個人就這樣永遠地吻下去、你抱著我,我偎著你,沒有多心,沒有懷疑。有的只是我信任你,你信任我。

  你把戀人抱得很緊,直到她產生這樣一種感覺:“在我溫暖的懷抱里,你是一個最最幸福的詞,我想讓你的那顆心,做我生活的定語、命運的定語、浪漫的定語、愛情的定語——”其實,你心里最清楚,這一切都是幌子,你只想讓親愛的她,做你一個人的定語,你把她抱得緊緊,像一個詞根抱住了另一個詞根。你抱得越緊,你就越怕失去她;你越怕失去她,你的懷疑就會越深。

  可以這么說吧,懷抱越緊,懷疑就越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