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處人孤獨 | 情感语录

時常,佇立在陽臺,凝視你的方向,一次又一次想:如果當初沒有與你相遇,這些年自己會過上什么樣的生活,會是什么樣的生活狀態,會不會象現在這樣,每天在思念、牽掛與等待里前行,一個人淪陷在孤獨的城堡里。

只是,人生里沒有“如果”。人生是一條單行道,一經踏上,便沒有回頭路,只有一直向前。也許,相遇的瞬間,便注定了某些凄涼與孤獨。相遇之始,便一點一點地滲入到彼此的靈魂里。靈魂與靈魂的相遇,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緣分。也許,為了這一刻,緣分的種子已經在地里蟄伏了幾十年、幾百年,相遇的瞬間,才破土而出,開始生根發芽,慢慢地開出花來。

彼岸的花開,只有一次。一朵。兩朵。更多的花朵,燎原成情感的海洋,湮沒了心靈久違的冷硬。于是,敞開心扉,呼吸那些鮮美的空氣,還時光一片靜寂。這份寧靜,如打開的淡藍的竟境。

遇見,一個溫暖的詞語,念著就柔軟了心緒。若,寒秋里的陽光,淡淡的,暖暖的,輕浮在心深處那面寧靜的湖水。這些,都是我想要的暖。常常,一個人沉溺在那些流動的暖里,看時光飛逝,看彼此在時光里慢慢地變老。

我把孫燕姿的“遇見”設置成手機鈴聲,每次響,都響在我的心尖。歌詞,早已熟念于心。“……我往前飛飛過一片時間海,我們也常在愛情里受傷害,我看著路夢的入口有點窄,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我說過,你說過,遇見彼此,是一生的期許與幸福。

其實,你我,早已不是青蔥歲月里的孩子,也過了激情燃燒的年齡。只是,彼此已經住在了彼此的靈魂里。我們是靈魂的伴侶,這種靈與靈的交融,若一杯苦咖啡,苦澀后總有一縷縷幽芳溢出,久久地彌散,令人回味。

一個人獨處的日子,總喜歡沖一杯苦咖啡。邊聽邊看那些令人心疼的字。這些字,都浸滿了憂傷。這些字久遠得已經發黃,卻會在淚的洇濕里鮮活。一些花朵,在遠方的某個地方盛開,而記憶要走的路總是太長,長得像是長滿了皺紋,長得讓彼此忘卻了初遇時里的那抹純粹的嫣紅。

時光,若天空里的流云,淌落些許斑駁的影,把歲月跌散成一段又一段碎片。撿拾不起的,是沉重得不能再沉重的心事。

秋深,葉落如雨。

行走在落葉滿地的小徑,莫名的愁傷沿著風的方向蔓延,延伸到遙遙的遠方,那里,是你在的城市。踩著落葉,暗涌的疼流進點點滴滴地思念里,連同,那些長得不能再長的牽掛,一起延著落葉的脈絡向土地里滲透……

深秋的寒風,似剪。把思念一縷一縷地剪斷,瘦成一支長簫。在月光爬滿青藤的夜,任孤寂的簫聲把心情涂抹成蒼白的顏色,那些行走的腳步只留下些許空空蕩蕩的回聲。這些回聲,是遠方的你,在月光里放飛的想念。而我,在孤獨的城堡里放牧純凈的憂傷。

一份想念,一份憂傷,兩份疼痛,無處分流。

其實,自己并不是一個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女子。只是,內心深處沉淀了太多太多的東西,若落葉,厚了一層又一層。我的行囊里盛滿了無盡的憂郁,若隨風飄舞的落葉,一個人踏上孤獨的旅程。

秋,一點一點地深;你的病,一點一點地重;我的憂郁一點一點地濃。而日子,一點一點地短。不知道還有多少日子可以彼此摻扶,還有多少疼可以彼此感染,還有多少思念可以溫暖彼此的視線。

不愿去想有關生命的輪回。只記得,你說過我已經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如若,時光真的老去了生命。而我,注定會在你的笑靨里失眠。那些記憶里的墨痕,一定會在夢里悄然蒞臨,夢想的翅膀,一定會在尋尋覓覓中飛越滄海,風一定能吹散生活里所有的沉重,藍天下一定還白云悠悠。

我在孤獨的城堡里,孤獨地前行著。偶爾,會想起詩人里爾克的詩:“在春天或者在夢里,我曾遇見過你。”

  本文由《雨露文章網》www.vipyl.com 負責整理首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