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愛,便是晴天 | 情感语录

  [靜守時光之寒]

  很久,很久了,靜守時光之寒,心中蕩漾著說不出的微疼和心酸,竟也意興闌珊,心中清涼一片。

  獨守的夜,漫長得不敢入睡,靜得可以把心撕裂。睜著眼,寧愿清醒地堅強,害怕夢里繁華夢外荒涼,凝固成一生無法承受的冰冷。

  汽笛聲,歡笑聲,腳步聲,聲聲入耳。擁擠人潮,熙攘街道,繽紛櫥窗,無數奢華的場景,處處凝眸。而輕薄低調的過往,卻被凌落在風里雨里,無跡追尋。

  生性敏感的人,心思如輕薄的羽毛,一句無心的話語,一個不經意的表情,便將其催促得漫天紛揚,在閃爍的眸光中傾盡最后的妖嬈,而后任其跌墜,無力追逐。

  因為執念,因為心中有夢,于是從晨曦到日暮把時光守成永恒,看一樹一樹的花開一片一片的葉落。從不想被幸福冷落,心卻一直陷入無法擺脫的迷陣,糾結得長長久久,愈演愈烈,自認優雅平靜的心被顛覆得風起云涌。

  曾經一個人哭一個人笑自己與自己對話,曾經習慣熬到天明才肯睡去,曾經聽一首旋律反反復復一遍一遍,曾經把自己的生活逼入孤絕的境地……

  慶幸的是,領略過煙花傾城的美,歷過風生水起的傳說,終于學會了笑聽花開淡看花落,終于習慣了那些不該的習慣。無論星月演繹怎樣的曠世神話,山水滋生著怎樣的千年之戀,而我可以不動聲色,不聞不問。

  也許,時間殘忍,帶走了曾經的無憂歲月,磨掉了青春年華里那些清幽的素光。但卻讓人懂得成長的代價,背叛,委屈,淚水,成就了今日里淡然的承受,一聲淺笑,一個轉身,留人思索,了然于心。

  是徹悟?或是重生?而今的自己,終于有勇氣卸下背負多年的殼,心痛早已在千里之外,快樂露了微芒。

  [時光之外的凝望]

  花開之際,葉綠之時,鳥兒振翅天宇,我在時光之外安靜地凝望,與冷月疏星相依。

  葉兒,片片追逐著在地上打卷,沒了方向,凋零是它的宿命,來年你又將在哪片枝頭棲息?用執念的目光追隨你離去的方向,直至你完全隱沒,飛揚的塵土迷蒙了眼眸,凌亂的發絲貼撫著冰涼的臉,才發現天空在為你哭泣。

  不安全感是永遠的束縛。缺少安全感的女子,很少有感到溫暖的時候,與季節無關,與天氣無關,并非外界侵入的冷,而是內心深處升起的勢不可擋的寒涼,愈是抱緊雙臂,愈是寒意洶涌。于是拼命舒展著身心,接受所有的寒意沁心,冷到極致,便會習慣。

  很喜歡,以純粹素色的表情安靜想念一個人的滋味,無需言明,終會懂得。思念纏繞的心會偷笑,那笑雖單薄,卻透著鉛華洗凈的清簡,淡在人群之中,即便與這世界是如此格格不入。

  崇尚隨心隨性的簡單,可以開心地笑傷心地哭小小地任性,可以不用猜心不用懷疑不用追問,只需要一個眼神,便可以百分百相信和肯定,將一切安心地交付。

  而浮華塵世,偽裝是如此不可或缺,于是,那向往的簡單便不再簡單,現實將所有美好撕得粉碎。可否,千帆過盡后容許我保留一份最原始的真,誰都可以不理不睬,我只需與之不離不棄?

  你們說,我是孤獨的,卻孤獨得如此美麗和享受。其實只不過是一個人呆著,何必放大了孤單。心在被那些無謂的堅持筑得堅冷的同時,亦被那些指尖激蕩的文字潤得柔軟。

  冬天來了,褪盡了所有的浮華與烈艷,看似收斂安靜,好似一切都靜默了,卻純粹安祥得美妙動人,也無風雨也無晴,正如我向往的表情。

  [不讓冷卻的思念]

  茶水,續了又涼,涼了再續,不想讓溫暖停止,就如從不想讓思念冷卻。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獨愛李煜的這句,總會在不經意間喃喃自語,卻從不敢看梧桐葉落的時刻。只因,梧桐的愛情,是荒涼的,亦是刺痛的,因為痛,所以刻骨。一樹花開一季葉落,一晨曦一日暮,梧桐的愛意停在樹梢,溶在大地,蕩在風里雨里,誰解其中味?

  朋友不解為何我總喜歡一個人,我只能淡淡回應著因為習慣,不是我驕傲地拒絕所有,而是不愿別人模糊了我的喜好。于是,這么多年,無論穿衣的風格吃的口味愛好的文字音樂,從沒變過,亦如情感。

  從不敢用心去丈量時間與空間的距離,于是,多年漫不經心的悠然獨行,沒有風生水起,更別談鮮衣怒馬。因為害怕那份飛逝與遙遠,會讓人心生漸行漸遠的悵然,揮別的手在半空中瑟瑟發抖。

  淡出喧囂,關上心門,將滿滿的心事寄予白紙黑字的清楚明白,飄散在如水流淌的旋律里,不需要被懂得和呵護,只渴望能表達和宣泄,心便如紗般輕柔曼妙優雅飄逸。

  此時,拼命放空一切,空的心,空的人,空冷的房間,空洞的眼神,眼前空無一物,心中空無所思,世界空無可戀,一切簡單潔白地鋪展,好似一切可以重新抒寫重新開始,比如人生,比如相遇,比如愛情……

  南方的冬天,見多了葉落雨飄,卻很難看一場雪舞。想來北國已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一片銀裝素裹晶瑩剔透的潔白,還有那梅花朵朵傲然綻放,幽香四溢,演繹著梅雪相戀的童話。

  如若,能與一個溫暖的人并肩攜手踏雪尋梅,空氣中飄滿風鈴的吟唱,片片嫣然淺笑,溫柔的目光流淌,純白馨香的世界里濾盡塵世間所有的污垢與繁蕪,一個清清的世界將抒寫著怎樣曠世的美麗?

  掌心的溫暖撫過我眼角的溫柔,憐愛的目光捕捉我心底的錯落,從此,塵埃落定。

  [有愛便是晴天]

  對于愛情,多年以來固執地等著守著,等一場花開,守一片月明。情感日志

  愛,應是超然物外的一切,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桃紅李白,桂香堪濃,是燕在梁間溫情地呢喃,是暖,是希望,在紅塵溫暖地流連纏綿,旖旎著美麗的情牽。

  這世上,有的人注定是用來想念的,有的人注定是用來虧欠的,而有的人注定要手牽著手溫暖地一起走。

  近乎凝固的空氣里,電話響起,信息嘀噠傳送,聲聲問候便讓心生暖暖,電波喚醒著沉睡太久的心湖。

  從來要的不多,一聲晚安便能讓我微笑著安然入睡,一句想念可以讓我將天涯當成咫尺,一聲呼喚便能讓我將冬季寫成溫暖。

  相信,簡單的人比較快樂,愛情應該純純粹粹,生活應該干干凈凈,人生要走得清清楚楚,幸福便會永永遠遠。不強求,不依附,夠努力,夠堅強,那樣的自己才會可愛和美麗。

  只是,最害怕竭盡了文字,無法將一切美好與憂傷描繪,于是提筆濃愁落筆凝重,指尖是無限積聚而凝固的涼,胸口堆砌成一堵厚厚的墻。那時的我只剩枯坐,沒有傷悲,沒有訴求,思緒落盡,透著凜凜的凄然的頹廢,心寂靜安然。

  染指流年,風過滄桑,淚盈于睫的表情,依依流轉的目光,早已懂得“弱水三千一瓢飲”的安心與幸福,懂得“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珍貴與溫暖。

  世界上最幸福的幸福,便是生命中有一個可想可念的人,同時他也在想著你。只是為愛而愛,為愛心甘情愿地付出和承受,為愛笑著流淚,即便愛到絕望和孤獨,何嘗不是一種至迷至幻動人心弦的美?

  透過玻璃窗,看不易察覺的陽光似晴非晴地探出了頭,不暖卻絲絲明亮。

  原來,心中有愛,便是晴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