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夜晚 | 情感语录

我還記得每次對生活感覺疲憊的時候就會走上這條路。巍然不動的路燈,灑下的光被自己的背影打碎。留下一地緩緩地斑駁陸離。我不記得每次走上夜路的時候,自己在想些什么。或者在哀嘆些什么。然后它莫名其妙的成為了我的一種習慣。又被我不動聲色的擱置在晦暗的角落。

白天的時候總來不及觀賞。只有在夜晚,心才會安定下來。不再以狼牙山五壯士的心態視死如歸的踩著腳踏車,而是一路緩緩悠悠。三步一停的速度走向公園。一抹月色,幾顆快要凋零的星星。下雨的時候也來,雨絲穿過昏黃的燈光。像是正在下雪。把傘從頭頂移開,雨絲就落在臉上。微微刺痛的柔軟。

我喜歡黑夜。因為,似乎只有這個時候,世界才會露出他本來的樣子。緊緊相擁的情侶,溫暖的笑容。從KTV走出來的醉酒的青年,奮力的甩著酒瓶,笑得張狂肆意。捂著血流不止的男人,被人扶著向醫院迅速的奔跑。還有和我一樣,默默地走在路上看著眼前這一切的人。我喜歡手舞足蹈的人,喜歡他們猖狂的靈魂。喜歡還留在地上濃重的血跡,被黑夜,吞噬著的血染的蹤跡。

夜晚是肆意妄為的小孩,靈魂也喜歡在這個時候大喇喇的站在我的面前。勾引著我本沒有焦距的雙眼,牽起我僵硬的面部肌肉。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嘲諷。因為我總覺的別人幼稚可笑。當然,我也沒有多么超脫。甚至比一般的人更要落入俗套。

我說:“月亮,或者那零星幾點的星光救不了黑夜。”正如救不了一個人的寂寞,即使千瘡百孔。就像黑夜也為星月之光所穿破。可黑夜還是黑夜。

她嘟著嘴,笑著對我說:“你說話老是意味頗深,另有臺詞。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然后我思考良久,慎重地說:“我想離開,離開這里的一切,全部丟掉。包括回憶。”其實大多數時候說話都是沒有什么潛臺詞的。偶爾說一兩句。然后再次對話。本來很平常的話,別人總會思考著你是否有潛臺詞。到底有沒有?并不值得考究。有時我說什么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就像夢囈一般,淺淡的迷離。

“我阿姨說,我們這里的改變就像變魔術一樣。很大很大。你沒有必要去很大的城市。www.vipyl.com

“可是我看不見。即使看見了也與我無關。”太多的不快,像是昨夜行兇留下的痕跡。只害怕,霧靄散去的那一刻,前頭是煎熬,后頭是死亡。

終于有一天我看見了。原本我從小學到初中每天早上騎車都要經過的湖泊被抽干了水。那時只是隨意的撇兩眼早晨湖面形成的水簾。太陽絢麗而神秘的升起。如今僅僅只是為了一個高爾夫球場的擴張。這個我來了多少次想要結束自己性命的湖泊。被結束了生命。這一次我終于站在湖里了,然而是干涸的河床。沒有水的靈魂。堅實的泥土上,河蚌的碎尸。再不會有落花辭去了無跡,流水無情笑有意。

那一瞬,我突然有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關于兒時這里的場景一點點鉆進我的腦海。一幀幀在我眼前劃過。

一個人的,兩個人的,一群人的。然后就像是在看一場屬于別人的電影,那些困擾的你的,取悅你的一點點變得清明。不在混沌不清。

年輪似的造化,像月光似的一點點的蕩漾開。一圈一圈,一點一點。卻注定只能越走越遠。然后空留一地寂寞作繭。人事境遷,我們再用什么承載寂寞?想到這里我突然笑了,為自己多余的虛偽。對,是虛偽吧!本就不喜歡,有哪里來的哀傷?

你好!A城的夜晚。我想這也許是最后一個夜晚。

  本文由《雨露文章網》www.vipyl.com 負責整理首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