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深情款款的愛上你 | 情感语录

  讓我閉上眼睛回憶,回憶與你初見的場景。那天你穿著一件淡藍色的襯衫,一條淺白的牛仔褲,站在我遠處的對面。陽光有點強烈,我看不清你的模樣,抬手遮住那抹陽光,輕輕地拂去被風吹拂的發絲,我清楚地看見,你正對著我,溫柔的笑。那一刻,我覺得,陽光都融化成了你對我的溫暖,再熱,我也不怕。因為我把它當作了你給我的溫暖。

  我站在街的這一角,眼前是來來往往川流不息的車輛。我想迫不及待地走過去,問你叫什么名字,想問好多好多。不知為何,好像車輛都為我停止了,我在那一霎那奔跑過去,沒有聽見汽車的喇叭聲,沒有再次看見開過的車輛。

  走近你,聞到從你發間飄拂出的海飛絲的味道,嘴里嚼著口香糖,那是薄荷的味道。我最愛。我淡淡地伸出手,那一刻我覺得心跳加速了,臉微微發燙,才發現自己的目光不敢對視著你。然后好久才吐出,你好,我叫安甄莫。我叫,安甄莫。你笑了,陽光下,笑容很是好看,潔白的牙齒露了出來。你說,我叫周以痕。那一刻我便記住了,周以痕。你說,是周圍的周,可以的以,痕跡的痕。剎那間,我抬起頭來,對你笑了。

  我想繼續和你說點什么,譬如,你的電話號碼多少。可是,她走來了,她說,莫,我們下午約著那群瘋癲的閨蜜去迪斯科吧。然后我便被硬拉著走開了。來不及和你面對面地說聲再見。只好轉身和你揮手告別。她不停地問著我,她說,那個男生是誰,為什么你臉紅了。我不語。她說,你什么時候認識他的,我為何還不知道。她說,他長得好帥。我甜甜地笑了。和她一起走的路上,她興致勃勃地安排著今晚與閨蜜見面的活動,我卻一心念著他的名字,半句也沒入我心。她也只好淡淡地說了句,唉,看來你是陷入情網了。我沒說話。我想,她懂我,這么多年的好朋友,她是最懂的。

  那天之后,我好久沒有再次看見你。我回到我們最初遇見的地方,想像你再次出現的場景,然后我練習著如何和你開始一場對話。例如,好巧,又見面了,可是我覺得好俗套。或者,我低頭找著東西,你不小心路過看見我,然后我自然而然地告訴你我丟了什么,在尋找。只是一個星期了,我都沒有再看見你出現。我開始后悔那天為什么沒有向你要電話號碼,矜持是個可恨的東西,更何況恨從來都不懂矜持的我為什么在那一刻啥了的似的要矜持。

  再次遇見你的時候。是在人群。我身邊有一群閨蜜,你身邊也有一群哥們。我看著你們進了一間咖啡廳,然后你們都安靜地坐在咖啡廳外的小座上。那時候我多想喊出你的名字,只是,我不敢。我就那樣看著你的一顰一笑,你低頭喝咖啡溫柔的眼神,與他們聊天時候燦爛的笑容,偶爾俯首看看手機笑容。所以我再一次讓閨蜜們罵了,她們說我開始重色輕友了。于是我不慌不忙地解釋著。可是當我再次轉身看你的時候,你卻與他們離開了,留在我眼中的只剩下那頎長的安穩的背影。我笑了,有點苦澀。

  回家的時候,我喝的爛醉。我討厭自己的優柔寡斷,為何與你只那么近的距離,我卻不敢走近你,與你說話。夜晚很靜,街邊的汽車來來往往,我搖搖晃晃地走在路上,霓虹燈閃爍的光那我眼花繚亂。走進公園里的時候,只看見三三兩兩的老人。我突然想大喊一聲你的名字。然后那一刻我放聲大喊了:周以痕,你在哪里,我在想你。

  那一刻突然有人緊緊地抱住了我。我隱約聞到他身上的氣息,那是你。與初見的時候,一模一樣。我轉過身,迷迷糊糊地看著你,真的是你,周以痕。

  瞬時。我明白了,你就是那個我想深情款款愛上的人。

  本文由《雨露文章網》www.vipyl.com 負責整理首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