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聽花落 | 情感语录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夏日的屋內潮濕而悶熱,還帶著濃濃的刺鼻的花露水的味道,加上近日沉重的憂傷,讓我難以入睡。一段輾轉反側后,我走出屋子,站在了四樓的陽臺上。

晚風帶著遠處濕潤的草香,熏染了我的發絲。我深深地吸一口氣,涼意立刻從兩側肺葉遍布全身,我為之一震。今日的疲憊,離校的憂傷徹底的洗刷掉,很久沒有這種暢快的感覺了。夜靜靜地,新樓和對面食堂都敞著明亮的燈,食堂內不時的傳來稀疏的腳步聲。街燈一排排的隨著我眉睫的跳動閃著橙色的光,偶爾有一盞熄滅了的。公寓樓門前的那棵開滿花的合歡樹,在朦朧的燈光下,團團的黑色樹冠上漫著層層的粉邊。樹影經放大后爬上了那幢新樓上,條條黑壓壓的樹枝不時得擺動著,像一個巨大的怪物吼叫著爬向樓頂。

遠處汽笛帶著陣陣的機械聲響穿過深邃的夜空。食堂內的流水聲漸漸大了,側耳傾聽那兒竟傳來女孩清脆的歌: 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海面倒影的美麗的白塔,四周環繞著綠樹紅墻 我想她定是在洗碗,流動著的清涼的水濺到了臉上,她怔了一下然后發出一陣咯咯的笑聲。右邊荷塘里的青蛙在草叢深處唱起了歡快的歌。這歌兒,這蛙聲,涼爽的晚風,我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也笑了。此時我有一種想要跑下公寓樓的沖動,去街道上盡情的享受今夜美景。頭上藍色帷幕下,月牙兒環抱著一群小星星翹起了嘴角。我喜歡夜空,喜歡靜靜地望著這無邊的黑夜,靜靜地,讓心靈在深邃的蒼穹中盡情翱翔

然而今夜的我卻徒生了些莫名的傷感:在不久的將來,我將與這里的一切揮手告別,帶著些許不舍和些許情愁。舍不得那片我經常看書的桃園、那曲折的石橋和滿園的草香。舍不得那在傍晚時分漫著濃濃花香的合歡樹。不知為何,每次經過這里都會駐足觀望,聞一聞這熟悉的香味,仿佛那里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我。記得小時候每到夏季,村大隊門口的那棵粗壯的合歡樹下,成了我們這群孩童嬉戲的場地。粉色的花早已落了一地,微風掠過,那毛茸茸的小花呵,飄飄搖搖的飛舞著,我們尖叫著 仙女散花 ,然后爭著搶著去抓空中最美的那朵。有時候放學了天還沒有黑,也不緊著回家,我就趴在這棵樹下的石頭上寫作業。風不時拂過,或有幾朵落在書上,輕輕地合上書跑回家,那朵花就永遠留在了書里,漸漸的流逝著身體內僅存的水分,然而,它是那樣的美麗。今天遠離家鄉的我已很久沒見那棵大合歡樹了,它應該變得更粗壯了吧?應該換了一群不相識的孩子,但唯一不變的是花兒紛飛時那一聲聲天真的叫聲:仙女散花!他們和當初的我們一樣天真一樣無暇。在學校我又結識了一群合歡樹,微微下垂的枝椏點綴的朵朵粉花,盛夏時滿園的花香,像是回到了小時候,每每經過都忍不住要摘幾朵,而今不再爬樹了,而且那嬌小的身姿經不起我的摧殘,最終我還是控制不住的跳起來了摘幾朵,還遭到了姐妹們的指責,我淘氣的吐了吐舌頭笑了,心酸酸的,眼前盡是我們爬上合歡樹搖著枝椏望著那紛飛的粉色的花

大學生活漸漸趨于結束,我將告別這些合歡樹,告別這里,這里的人。從此,又多了一層思念,舍不得的太多太多

晚風徐徐,帶著淡淡的花香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