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到老 | 情感语录

  無意間看到鏡中的自己,覺得里面的人似曾相識但又確實是很陌生的。仿佛那一刻一切都靜止了似的,我癱坐在椅子中。時間慢慢地托起了我的思緒,且陪著我一路蹣跚并迂回著曲和直。

  我仿佛又走到那年的田野之中了,路旁總會有不經意的、無名的細小花朵默默地迎風開放著,依然是或白或藍、或紫或粉,不然就完全撐托起一朵朵嬌黃的花瓣,好像是久聞不見濃香。可是周圍的空氣中,卻又到處都彌漫著淡到無意識地、那股泥土夾雜著的清新氣息來,令你不愿游移,不愿蕩思。這時候風便知趣并溫柔地偎依在你的左右。

  有時候,覺得一個人挺好的。自由是不用說的,但你可以隨時隨地地隨心所欲去做或去想!那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權利,但永遠都不要忘了:心應準則,行應規矩!

  那么,無論你是和誰在一起,你會老,他也會老,那么,你單身了又怎么樣呢?

  當你有這種認識的時候,你其實并不是非要等到滿頭銀發,相反,你正是一個青絲婉約著朝霞般花朵入夢的人,內心里時時都充塞著青春的詩行和氣勢如虹的一幅幅巨型畫卷。你的潛意識里完全都沒有清晰的樣子,你只會根據月色去揣測,去想象一下自己真的老至蕭瑟便是秋了!

  唉——

  保爾吉?原野說過:人類賦予自己的最為自負的詞叫靈魂。人用靈魂這個詞把自己跟動物拉開了距離。因由靈魂,人才有喜樂和悲傷,有良知與禁豈。人在靈魂的導引下,會哭泣和歡笑。人并沒有把“靈魂”這個詞送給動物,更不覺得植物有靈魂。一株草,由青到黃,從春到秋,怎么會有靈魂呢?

  是啊!我覺得保爾吉?原野的“靈魂”一詞用的可謂是絕了!至于靈魂,單說植物似乎是沒有靈魂的,可是你不能說植物就沒有了理性了吧!

  一葉知秋,一夜注愁!當你滿腹心事的時候,你會感覺自己已經是窮途末路了!你會躲在無人處偶爾去抽搐一下你的神經,恰如點燃煙緒般的疼痛和澀楚,任蔓延擴散周邊、圍殲了整個人生中的喜怒哀樂而彈盡了一地的空白。此時,哭泣?似乎已經不再是一個和諧的曲目。故,你只有揪住曾經的衣角,匆匆地細數一下微笑時所被抖落掉且逐漸褪了色的一個個抉擇。這時,你捧著它們,似乎還不太遲,你完全可以試著喚醒它們,去為它們排序。

  比如,你可以披衣而起,秉燭而書。比如,你可以置茶一杯,狂草撥弦。又比如,你可以悄然頷首給定辯證與哲思,素描白發與黑發間那明暗交界處的粗獷和神韻!或歌或舞,只不要低眉和嘆息就好,你便是在創造著不同,不是奮力前進便是傲然佇立!

  誠然,失去的不足惜,得到的未必廉!如果生活非要讓你如此,你也就不必要過于沉淪了吧!因為,苦苦求索的應該是你正直的一生,你的性格一如既往地譜寫著坦蕩和磊落!那么,所有的得與失又怎么左右得了你的那些酸甜苦辣呢?

  你的人生之路還是要繼續向前維修的,無論路寬和窄,無論路遠和近,無論路坎和坦,就像風景在四季里雖然都各自恪守著個性化,可是它們所要占卻、耗用的時間每天所擁有的怠盡卻都是一樣的。這也正如每每人生中的愛情與婚姻,幸與不幸,時間是給予最公平并給予公證。你騙不了時間,也遮擋不了時間,更阻止不了時間。

  所以,當你老的時候,別人也會變老的。那么,即使是單身變老又會怎么樣呢?時間會授予你颯爽、挺拔的英姿,時間會授予你最高的價值和認定!

  虛懷若谷,淡定泊思。

  因此,我決不會再為今天而徘徊,也決不會再為昨天而留戀。過去的終將過去,未知的也終將要去面對!如果說青春即逝是一種成熟的過程,那么暮年將至也是一種成熟的升華。

  試問:單身到老,我們是否都應該率真地去笑對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