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我在一個人的街道狂奔 | 情感语录

  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讓深夜滯留在外的我,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之中。這是一條寂靜無聲的街道,燈光昏暗、鬼影森森,我抬頭向上,看老天沒有絲毫停歇雨勢的欲望,便一頭扎入如泣如訴的水幕中,狂奔向家。雨水傾瀉全身,從頭到腳,從外到里,視線已模糊,腳步已虛浮,氣喘已然如牛,已經多久沒有這樣狂放的奔跑了,已經多久沒有享受雨水酣暢淋漓傾瀉全身的感覺了,我逐漸恍惚在回憶之中。

  記憶深刻的幾場與雨水交融,其一便是已經記不清太多事物的童年。那是在老家的一個夏天,那個古老的房子前坪,那是一場至今仍然少見的傾盆之雨,兒時甚為乖巧的我,幾乎很難有出格的事的我,那次徹底瘋顛了,與兒時的玩伴在那般境況的大雨下打水仗,爛泥、碎石、枯枝皆成為我們的武器,嚎叫、嘶吼成為我們進攻的鼓點,其間慘狀,自不必言表,總之一二個小時的顛狂后,我們沒有一個小孩還能成其為人形,兒時身體甚為孱弱的我,為此還大病了一場,自此再不敢有這樣的瘋狂之舉。

  其二是學生時代,一個細雨飄零的冬夜,我如今晚這般流連于一條寂寞的街道,心頭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人的一生會無數次或狂奔或漫步于雨中,人的一生會無數次在夜晚走過寂寞無聲的街道,人的一生會無數次因為必然,因為偶然,因為刻意,因為無意走在夜晚的雨中的街道。但總會有一些雨夜,一些街道,讓你刻骨銘心,經歷時光的粹煉,依然鮮活生動。那個冬夜和今晚這個夏夜心情自然截然不同。。。

  其三是工作之后,廣西南寧的一個春天的雨夜。孤身在外的我,再次把房門鑰匙遺留在屋內,在深夜歸家后,面對近在咫尺的家門,呆滯無言。已然記不/起,那時是怎樣的一種心態,饑寒交迫的我,既沒有選擇去外面找個旅館,也沒有打電話求助任何朋友,就抱膝枯坐在門前的臺階上,聽著屋外凄涼的雨聲,在如夢似幻中過了一晚。那無疑是相當痛苦的一晚,至今想來仍然不寒而栗,但卻成了深入骨髓的回憶。我經常把自己置于這樣孤立無援的境地,因為在這種狀態下,我會得到一種奇異的、刺激的,甚至是妙不可言的體驗。

  還有很多次這樣雨夜的經歷,有的如上述般記憶深刻,有的也如今夜般平淡無奇。我無疑是極其鐘愛雨夜的,深夜走在雨中是那么、那么獨特的一種經歷,深夜聽著雨聲入眠,又是如此、如此美妙的一種感受,我經常深陷這種情境的追逐之中,不可自拔。我經常想像自己是一葉雨中的浮萍,隨風而去、隨波逐流,看似沒有根基,孤苦又無依,但任憑風吹雨打,卻永不沉溺。就像童年時,我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是,在瓢潑大雨中,躲在一個很小很小,很脆弱很脆弱的茅草屋下,那時,一種發自內心的愉悅和幸福就會悄然占據我的全部身心。

  雨夜,我在一個人的街道狂奔,在看似蕭索、破敗、荒涼和孤獨的背后,我找到了想要的平靜和詳和,于是回家后,有了這篇渲瀉的文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