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豈能表里如一? | 情感语录

  “展示自己的痛苦,和展示自己的幸福一樣無聊”

  我手寫我心,我書畫我思。一滴雨,一絲風,一縷夢,一片思都可以入筆;一場吵架,一句話語,一個場景,一些對話,都可以記錄;有時是幸福,有時是憂傷;有時是美麗,有時是痛苦;原來不管怎么展現,展示什么都是無聊,都是乏味,也都是多余的。

  其實沒想過,給自己一個幸福的框框,可卻習慣于記下歡樂與美滿,隱藏憂傷與悲哀。這樣可以自欺也可以欺人:生活只有陽光和鮮花,沒有淚水和無奈;只有如夢般的呢喃哀愁,不會醒于現實的真相。

  沒去預料,一旦給了一個框框,想要跳出就會頗多爭議:這是你該說的話嗎?這是你該寫的事嗎?這是你可以有的感情?這是你可以流的淚?自己挖的坑,自己填;自己設的框,自己知道。

  “有時候誠實比虛偽更該死”初看這話的時候,禁不住長嘆一聲:誠實比虛偽更該死,可惜我明白的有些晚。從小的教育:做個誠實的孩子,敢作敢當;進入學校,老師要求:做個誠實的學生,敢說敢為。書里教育,做個誠實的人,才可以無愧于天,無愧于地,無愧于自己的良心。

  我一直覺得誠實就是勇敢,就是無畏,就是坦蕩,誠實需要勇氣,做錯了事有擔當更需要那份敢作敢為的勇敢,不是所有人都能認錯,不是所有人都敢誠實。曾經我以為做好“人”的文章,便是誠實。

  承認自己的平凡,明白自己的渺小,懂得有些事情明知不該而為是自取其辱,理解人生不是真的能夠一清二白,不沾煙火般的纖塵不染。我一直不遺余力的想要做到的坦誠,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有些代價又不是我所能付出,所能承受的。

  我只是吃五谷雜糧,我只是生于濁濁塵世,我遠不如一棵小草來得簡單,一條溪流來得自然,我遠沒有螞蟻勤勞,沒有蜜蜂精神,更沒有蠶有作繭自縛、破繭而出的重生。

  不管怎樣的剖析自己,解讀生活,怎么樣的尋求出路,渴望坦蕩,其實做到真正的誠實,做到事事可以對人言,不掩不飾,不遮不蓋,不修不剪……到最后也許是慘不忍睹的局面,是自己都無法面對的結果。

  畢竟十字繡的背面都是傷痕累累的線頭,人生又豈能表里如一,鏡里鏡外一個樣呢?

  我知道我錯了,剛開始的時候沒錯,如實記錄坦誠,如實記錄羞澀,如實把簡單記錄在白紙,把幸福灑滿畫布;可到了后來的徘徊不定,舉步維艱;左右不是,猶豫遲疑,就該好好的收了白紙,封了畫筆,卻還一任北風掃落葉,任那葉子跌得踉蹌痛苦而不顧。

  也許,我該成了為一棵,默默記錄歲月的年齡,不喜不悲,不言不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