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來得及,請莫說來不及 | 情感语录

  夜色漸漸沉浸在光明如棉般酥軟的懷抱時,我仿佛看見在暮色一點點的侵占陽光。時間,總是過去得太快,讓人總來不及思考白天存在的意義,就又無奈的接受夜的降臨。

  清晨的風,吹亂我還未來得及梳理的頭發,我站在最高樓為的是欣賞到日升的景觀。風,輕輕地吹來世間萬物蘇醒瞬間動聽的聲音,如悅耳的風鈴聲在我耳邊鳴奏自然的妙趣。太陽冉冉升起,我的思緒跟著漸漸明亮的光芒走近深秋的樹林。樹林里,一片一片得葉子被蕭瑟的秋風撕扯著離開大樹,那一片片葉子著地時的聲音,震驚著我的靈魂,我的心靈。時間,不也是這樣嗎?在滴水穿石的時候,時間如摔破玻璃碎散落在地板時的聲音一樣尖銳。那干脆的聲音,霎時間如同被時間串聯起一條項鏈,并吩咐光陰老人套在我的項中,似乎告訴我:“這條有魔法的項鏈將會慢慢的縮小,它的珠子也會一天一天的減少,當你只剩下最后一顆珠子的時候,你便知你最后的一滴眼淚的容顏。”

  最后一滴眼淚,有時候看到“最后”這兩個字心中便不自覺的悵惘起來。前幾天拜讀林徽因悼念徐志摩那篇文章,心中頓生萬分感慨,導致我一整夜都焦躁不安,一整夜都在夢中淺睡。似醒非醒,因我在深更半夜像瘋子一樣翻滾被子尋找妹妹的蹤影,因為上一分鐘我夢見我親生的妹妹憑空的消失了。我真的很害怕失去她,因為二十多個春秋,我始終沒有和她說過一段正式的話。我的心里很害怕,因為我根本就找不到妹妹,我呼喊著她的名字,但得不到回應。

  突然,窗外深夜里傳來一陣汽車鳴笛,才使我從夢中抽身回來,好在只是一場夢。似睡非睡,當我從噩夢中抽身回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頭疼痛得厲害,后腦勺一直都耿痛著,好像有銳利的鉆頭在后面釘著、鉆著,沉重的痛使我的思緒更加凌亂。后來痛把整個頭都包圍著,連眼睛都疼痛不已。那一刻又想到徐志摩先生不幸罹難,拿如當頭一個霹靂般的出人意外,那么不可思議。生命,沒有太多的征兆,死亡,也沒有一點的預告,死了,就是死了。我翻身起來摸著夜的軀體去找驅風油,把太陽穴,眼角兩邊都涂抹了一些才使我翻騰的思想恢復平靜,沒有月亮在西窗窺視我的夜晚,能夠安然入睡真的很難得。

  人生總是很難預料,誰也不敢說上天會指定誰在哪天進入永遠不醒的睡鄉,它總那么頑皮地使人措手不及,總要把人弄個突如其來的效果,它才會勉強安心。孔夫子言: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人可以有等待的心情,但往往沒有等待的生命和時間。待到大夢初醒的時候,也許花早已敗,秋早已逝,群群落葉翩然起舞的幽景再也不再出現。

  我總說還有明天可以等待,總把希望交給明天,但我從來都沒想過在我的生命里已經過去柒仟多個明天。我來不及抓住它們的頭部,就已經只能在原地守視它們像一個原點一樣化成看不見的灰塵,夾在塵埃里面的明天,讓我已分不清那顆屬于我。

  “趕得及”的時間在“來不及”的思考中不知不覺的悄然遠去。來不及說注意平安,一些親人已在飛機失事中罹難,他當時或者正看著報呢;來不及說祝他愉快,海地就發生了地震,親人連跟我們說聲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在趕得及的時候叮囑他抵達的時候來電話,他卻來不及回到機場;在趕得及跟他說明天去他家做客的時候,他卻來不及回應就掩埋在斷墻底下……

  來得及,趕得及,我們誰敢保證一些都來得及,趕得及呢?徐志摩先生說,他還要留著生命看更多的青春的文章時,卻在不幸中永遠的離開這個美麗的新世界。熱愛生命的人,卻在來不及欣賞生命更多美好的時候離去,這是多么凄涼的現實?失去徐志摩先生這樣的才子,是誰的損失,國家的?時代的?然而,我們都不復擁有……

  只愿讀到這篇文章的讀者,在有生之年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在小小的戀愛受挫折時要死不活的尋自殺;不要在病痛的面前失勢讓病痛有機可乘地進攻我們的健康;父母健在的時候,要多多的關心和孝敬他們,不管多少訓策也是證明他們愛孩子。在來得及的時候,不要給自己有機會說來不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