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的父母,俺想對您說 | 情感语录

  感恩節,不用理會它是來自于其他西方國家還是我們中國,我想我們都該對身邊的親人與朋友說聲:感恩節快樂,感謝有你們!我首先要感謝我遠方的父母,是他們給了我生命,把我撫養成人,教會我善良和勤勞。難忘媽媽那無微不至的關懷與囑咐。懷念爸爸給予我萬千寵愛,那時在爸爸的懷里撒撒嬌,又那樣一直搖搖晃媽媽的手臂;多想此刻也能夠抱抱爸爸,然后拉起媽媽的雙手說聲:感恩節快樂!感謝您們一直為我付出。

  坐在電腦旁邊,一遍又一遍地聽著蘇曼唱著:感恩的心感謝有你,伴我一生讓我有勇氣作我自己。此時眼角邊有種液體模糊了雙眼,我從小就是一副缺了零件身體,心臟一直也不好,經常夜里高燒39度多,每次發高燒爸爸都背著我一夜不安;五歲那年,高燒43度,連續四天,后來轉變成兒童麻痹癥,兒童肺部感染,因為當時家里經濟狀況不理想,家有8個兒女,爸爸媽媽是位踏踏實實的務農,平時靠著那些農作物來維持生計,治療兒童麻痹癥是需要一筆大的資金,醫生說治療和手術需要3000千元錢,在20多年前的三千塊足夠買塊地皮建座房子,面對女兒的病魔纏身,時而抽筋到呼吸秒斷,在那段時間爸爸夜里時常一個人座在門外默默流淚,那時候的鄉村也沒有什么慈善機構能夠求助,爸爸只能挨家挨戶地低頭向親戚和鄉親們借錢,最終還是湊不出來那筆雄厚的資金。

  那夜凌晨2點多,我就那樣安靜的讓人害怕,全身汗淋淋的,只有隱約地呻吟著痛,那時候交通并不發達,我們家還是農村里,一整個村才兩輛拖拉機,爸爸背著我從村頭跑到村尾才借了耀叔叔的拖拉機送我到鎮區醫院,送我到醫院時呼吸漸漸微妙,醫生經過三個小時的搶救,從我的腰部抽出400百毫升的血,那所謂的血并不是紅得發紫,而是白的清透,我昏迷了三天三夜,靠著那藥物罐腸和點滴來維持呼吸,在那個醫療機構不發達的時代,沒有心電圖來測量心跳的正常幅度,醫生只有用手來把脈呼吸,醫生無奈地對爸爸說:你女兒的情況很特殊,一會昏迷一會微醒,我們已經盡力了。爸爸跪地哀求著醫生:醫生我求你了,求你救救我的女兒,她從小就病魔纏身,花多少錢我都愿意,我只要我女兒能好好地活著。父親有6個女兒我排最尾,在爸爸的心里我比兒子還珍貴,仿佛是父親手掌心的明珠,親戚和相親們都輪流勸著爸爸說:放棄吧!你還有那么多個女兒,少一個也沒什么很大的關系。

  爸爸閃著淚光, 護士阿姨準備拔掉手背上的點滴管時,我突然說:爸爸,我口渴,我要喝水。躑躅在地上的爸爸激動地緊抱著我:爸爸在這,爸爸在這,還疼嗎?餓嗎?爸爸給你倒水。從小我的性格都特別乖巧懂事,爸爸每次給我買衣服,買鞋子,買學習用品,我都會吻著爸爸的額頭說:謝謝爸爸!每次爸爸聽到我說謝謝的時候,爸爸的眼里都含滿著感動的淚。爸爸額頭的汗水向他的兒女詮釋了有付出才會有收獲;爸爸那憨厚的笑容告訴了他的兒女滴水之恩當泉涌相報的深刻含義。

  爸爸媽媽謝謝你們為我所作的的一切,教我做人的道理,讓我獲益終生,我感謝你們不辭勞苦地把我帶到這個世界,給予我關懷,給予我溫暖。

  從小學到大學,直到來到社會,一路都有那么多陪伴著我的人,他們給予我知識,給予我鼓勵,給予我快樂,給予我勇敢,今天我想真誠地對身邊所有的人,所有的朋友說聲: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在我的人生路中,有你們的陪伴真的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