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一雙人 | 情感语录

前兩天,北方突然被冷空氣襲來,就冷起來了,穿上棉衣,裹得像個粽子。風吹著塵沙,漫天的飛,陽光確實犯了錯一樣,低著頭,懶懶的。今天倒是陽光出來了,深秋了,陽光特別的珍貴,曬在身上,暖暖的,白白的光里顯著淡淡的黃色,看見它就溫暖。

霜降過后,天是該冷了,我喜歡二十四節氣的名字,谷雨,驚蟄,小暑大暑,白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古人真有詩意,一語道破了天機。隨便看看詩經,很多語言的美,難以表達出來,就是很有詩意,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真摯的感情,什么也不能代替的詞語。默默地讀上幾遍,還是比牽著你的手一起走到老的寫得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女人的美,有豐滿之美,骨感之美,怎么也不能超越窈窕之美。先人的文化,是骨之骨髓,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就仿佛看到了一位佳人飄然若至,真是極致之美,不勝言表。

喜歡李清照,蘇軾,柳永,但當看見納蘭容若的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時,心底被柔柔的撞擊著,這才是理想的愛情。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只有初見時淡淡的喜悅,才能讓人永恒的懷念。

讀書,靜靜地泡上一杯茶,坐在深秋時節的陽光下,等著時光變藍,在消失了一點一點的惆悵,一切又豁然開朗。靜靜地想起故人,翩然若至的心隨著藍藍天空上的散落云絮飛走了。我原以為會忘記無邪的真,可時你卻如那段青春的記憶一樣藏在我心里,偶爾想起來,還是疼疼的,所以不會忘記,永遠不會忘記,想起那雙光亮的眼睛,我還是會從塵封的往事里柔軟的擠出翠綠的顏色。

天空真藍,藍的純凈,云絮縷縷,散漫了天空。這樣的天氣真好,能讓我安靜的讀讀自己的內心世界。世事的繁雜,已經讓我忘記了自己,睡夢里依稀還看見人的影子,也是疏疏懶懶,可微涼的風吹得我發抖,我想起了鑲了相框的溫柔,你還在我的心底深處,銷蝕著我過去的流年。

一個上午足夠把你重新再想一遍,好像你已經不是你,只是貼了照片的浮萍,流浪在我的記憶里。我學會了很多東西,比如說堅強和自嘲,害羞和狂妄已經被掩埋了,像是被祭奠的故人。你曾很擔心我,很悵悵地說我簡單,我現在的簡單已經不是那時的簡單了,我看慣了多事的冷風,不再激憤著不公了。何謂公,何為不公,照著佛家的話是緣,遇著則是緣,不遇著則是無緣。看看我長大了嗎?我不會再是你擔心的小丫頭了,我有著自己理想的夢,索然很多無法企及,就像我當初看你一樣,我不再抱怨,不再拿著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我說自己成長了。盡管我想,你知道了我今日的生活,你還會搖頭,但我已經不再把你作為我生活里的人。你只是我某個時刻的一張舊照片,看著看著就黃了。

安靜自己的心,工作之余,讀讀書,讀讀古人的愛情,想起就覺得美。一生一世一雙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