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記憶中的你 | 情感语录

  認識老潘的時候,是09年春暖花開的季節,許久不曾放過自己去呼吸春日的新鮮空氣,每日里陷入憂傷,不依不擾地糾結于真愛與否?花香依然,如眼角的一抹愁云,淡淡地嵌在風里,低吟淺唱、飛舞回旋,卻難以消散。

  淡淡地、淡淡地,憂傷,如丁香般憂怨;不是刻骨的痛,卻如血液里流淌的一脈真氣,那么自然,又那么明晰地,透紙而出;我駐足、凝望、心疼、流連;卻無言以對;是的,那種似曾相識的無奈和心痛,只需在眼低默默相對——無語已盛千言。

  無法否認,我是敏銳的;老潘時而看似陽光,但言語間依然難掩憂傷;相對時,我似乎看到他眼底的無奈,和唇邊的抽動;忽然間,我想起那句知名的廣告詞:“我們都是有故事的人,”于是,突然間讓思緒靜止——過往,還是莫說。

  是的,我是自私的,有時甚至是脆弱的,我怕聽到那些真實的傷口,那些殘缺的故事,那些翻云覆雨的疼痛,和那些茫無邊際甚至不切實際的遙望和期待;每每此時,我都會心如刀割、心亂如麻;我知道,自己會一眼即能看穿真相;卻沒有人會知道,也許,那時的我,靈魂早已陷入深淵,不能自拔。

  看老潘,其實看的很真切,卻不想多說,因為,我們都已成年,早已沒有了再次沉溺的理由;然而,淡然的交往,依然會有絲絲提醒、點點相勸;但明白與否,全在乎于自己的覺悟,然而,老潘如此,自己又何償不是如此?漫步于紅塵,誰又真正看懂了別人、又認清了自己?

  我是堅強的,在別人面前;然而面對自己時,卻脆弱的一塌胡涂——別笑,真的別笑我,我承認了,真的,只是,請別追問,那些關于憂傷的、無助的、殘缺的、破碎的,一切的一切,因何而起、又會因何而終?因為,我承受不起那些來來回回的折磨,更承受不起你善意的關懷和憐愛——面對老潘,和面對別人一樣,我是自己所有故事的忠誠守護者。

  我逃避著,老潘、自己,和所有的一切,當陌生變為熟悉,我不想觸及那些過去;因為,憂傷的復加或重疊,會讓我更加沉重,所以,總希望能逃開一切,在一個云淡風輕日子,帶著微笑前行,讓強裝的勇敢探路,找尋一個又一個,安全的、陌生的地方,供自己哪怕是短暫的生存,和呼吸。

  老潘一直都在,我知道,像身邊的空氣一樣,如影隨形——憂傷依然,無奈依然,只是,我不想再如以前一樣,追憶前塵;更不想再持手相對,細逐某個所謂無聊的真相;因為,我雖依然是我,卻不再是原來的我;那些過往,早已如落花,在心底飄落,我更想看到的是,前路上芳草青青,一片繁華。

  無數次心動、心痛過,因掙扎于是否再回頭重新接受那些曾經的情意,于是,在每一個路口,每一次被呼喚時,也會不由自主地停留片刻,微笑著靜靜傾聽所有的聲音:思念、祝福、疑問、甚至咒罵;然而,不是我狠心無情,不想再見面,而是因為,我們早已沒有了當初見面的理由和勇氣。

  一個故事的結束,會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哪怕故事雷同,情節都會是全新的,所以,我依然會注入激情和希望;即使同一個未完的故事,我也不再會以一顆受傷的心去審視,而是用新的生命和熱情,去書寫、去詮釋。

  情雖依在,意已闌珊,當過往都成落花,在風中片片飛舞時,我只想默默地感受他最后的姿態,祝福、微笑,卻永遠,不再回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