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給我的禮物,只剩這潮濕的滄桑 | 情感语录

  在時光的走廊里,我相遇了你的江南。你眉頭一皺,江南的煙雨,便彌漫了梧桐黃昏,于目光深處,淡成一片冷艷的花影。

  季節的屋檐,滴著琵琶的歌,點點滴滴,都是花開的聲音。站在屋檐下,心故意著平靜,微笑地伸出手去,想知道那些柔軟的韻律,打在手心的感覺,是不是也呈紫色、藍色和白色。我知道我的偽裝,在你煙雨蒙蒙的目光里無處遁形,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很喜歡花開以后,那些牽手的日子。

  這樣的日子,讓人悸動。你是撐著油紙傘來的,一襲青衣,走過紅豆遍生的南國,把一地翩然的幽情,淋漓盡致地呈現在我的面前,靜靜地看我,沒有言語。其實,我真的在想,你一抹幽香的到來,是不是也是陌生的人流里,那一瞬間似曾相識的微笑,在輕輕點頭以后,留下一個美麗的背影,從此再無消息。而我一個人的遙望,還在走廊的盡頭,不肯回首。

  總是有夢的感覺,容我輕撣歲月的塵埃,暗暗地用指尖掐過遲疑,才知道疼痛是因為期待。

  我在這里,無論你來,還是不來,梧桐靜靜地站著我,彌漫在時光中的碧綠,有詩的情緒,守望一般佇立;你在那里,無論我去,還是不去,丁香淡淡地開著你,延伸在季節里的紫色,有詞的意境,相思一般氤氳。

  不知道煙雨江南,如何會誕生你的此行,你是怎樣沿著我平平仄仄的詩行,走進我深深淺淺的夢里?告訴我,我魂牽夢縈的江南,我該張開懷抱,迎著你娥眉淡掃的舒袖,擁一懷柔情迷離的煙雨,還是錯過你臨水成妝的花季,慢慢地向后退去,退到我藍色的花中,學會用藍色照亮自己?

  流花紫陌,幻情天地。我伸出的手掌,迎向天空,那里,會落下一枚酸澀的果實嗎?我在夢里,你在夢外,我們之間,似乎永遠都隔著一紙距離。許我一次擦肩吧,我就可以唱一曲江南小調,挽留并肩的那一瞬,帶你去相思湖畔,采一朵白蓮,別在你的鬢邊。

  風吹過來,有你的目光,雨的清涼,拂在臉上。那些不能缺少的疼痛,沒有與你一起來么?你已經知道,我從憂傷的云里走來,為的是尋找希望,你給我的禮物,是潮濕的滄桑么?

  在時光的走廊里不期而遇,或許已經是一種賜予,你一步一朵丁香花,盛放著我夢里的繁華。那些紫色的芳菲,無時不刻蠶食我縹緲而憂傷的輕藍。你說,你是一個過客,看我眉心里有一片落葉,你來幫我拾取。然后,你將遠離,在時光的背后,傾聽我月滿西樓的低吟。

  即便浩瀚的紅塵,也無力重塑前世江南,在蒙蒙的煙波里,一個眼神的散淡已不足以銘記。站在你的面前,我的沉默,一片落紅。當歲月轉過身去,我才知道,我的手心里,滿是淚滴。我再一次看見我的哀傷,在你無法捉摸的芳香里起舞,捻成一盞隔夜的清茗。

  也許,愛我的和我愛的,其實都將在時光走廊的盡頭作別。我終于明白,你江南的煙雨,本是我天空的眼淚,在地老天荒的夢里,從來都是一泓傷逝的春水。

  且讓我咬破指尖,讓一脈相思殷紅浸出,滴落在準備了千年的溫存上,染一幅丁香花凋落的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