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純的她,不再是無知少女 | 情感语录

  她坐在窗前,折一朵紙花插入花瓶。窗口瀉下陽光,她抬起頭暖暖的的陽光灑落在她臉頰,呵…她淺淺的揚起那無邪的笑容。她是一個17歲女孩,正處于純真年代。一臉清秀俊俏的模樣。常常望著窗外的天空幻想自己王子。每次走過她的窗口,便有一種想走進她世界的沖動。想認識她跟她牽手。直到那天,一起等公車的10分零8秒,我側身面向在我左手邊的她,朝她一臉微笑“你好,我叫秋”她羞澀的紅起了笑,不敢看我,輕輕低下了頭。?

  ?她清純得就是一張空白的紙。她對我說,秋,以后要給我幸福哦,只許給我一個人。跟她在一起,我也會變得就像一個小孩。喜歡看她甜甜的笑容,靜靜的看著。那次和她一起躺在刺蓬蓬的草地上,我們很安靜,安靜得聽得到你的呼吸和心跳。慢慢天色黑了下來,大地和天空都顯得朦朦朧朧的。我送她回家,一路走著,突然間,你叫我:悄悄地在我耳邊說“秋,我好幸福”等我回過神,清純的她羞澀的跑得好遠。送走了她,在我回家的路上,她打電話給我,說家里人都出去了,就剩她自己了,于是我們聊了好久。怕她會害怕,我就一直沒掛電話。?

  ? 半夜的時候有人敲她家門,她大聲的問了一聲:“誰”“是姐夫,快開門”還沒來得急跟我說,她放下了電話就開門去了。把門打開,“姐夫,這么晚了來干嘛呢。”已經醉了的姐夫一下抱住了她,“妹,讓我愛你好不好”她用盡力也掙不脫,“你放開我”聽著電話里的吵鬧,我慌亂的穿起鞋就跑。我一直跑著,一直喊,“丫頭你不能出事”啪。電話那頭一聲響。誰被扔了一耳光,我突然停下了步伐細細聽著。“給我出去”后來就是砰的一聲關門的聲音。我突然松了一口氣。然后拿起了電話對我說:“秋“沒事了,我想一個人靜靜”嘟.嘟.嘟。?

  電話掛了,我知道,她是在一個人悄悄哭。這個時候我不會去煩她的,而我腳步停不下的走著,卻不知正走向什么所在,直到我來到了你的窗口,半掩的窗簾輕飄著 ,我看到光腳坐在地板上的她,那樣子狠狠的抱著自己。現在的我不敢去敲你門,我害怕你又一次驚慌,便發了條短信:我在你家門前,不要怕。然后一個人默默的靠在門墻上。不知是過了多久,門開了。她朝著我輕輕的笑了,那樣,清純,無邪。只是眼里多了那么一跡血絲。我們坐在月光下,她靠在我肩膀。后來,我吻了她的眼睛。恐懼還逗留在她眼眶里,一滴滴地掉。我把她抱緊。

  我曾以為,她那樣純潔的心一定好傻,傻到以為這世界也如她一樣美好。沒有錯,每次看她對這世界的眼神那樣子好奇。看見街上乞討的,只要是包包里有錢,就一定少不了他們的。無知得像個傻瓜。對,我曾以為她是那樣子無知,無知得可愛。今晚,她的勇敢理智讓我驚訝,她不無知,她懂得保護自己,沒有我在身邊,她也能夠理智的保護自己。我抱她更緊了。這是三月的明月之夜,空氣里純純的花香。后來她跑到了屋里,單薄的裙邊被夜里微微的風飄逸,我看著她的背影傻傻的笑著昂起了頭。

  她再出來的時候手里捧了一大把純白的紙花,塞到我手里,悄悄瞥了我一眼微笑了。我拿起紙花,這紙花被她折得很像玫瑰,呵…白玫瑰。把它深深的嗅了好久,淡淡的味道,純純的清香,很像她的味道。看著她羞澀的臉,她還是如從前那樣清純,卻在我眼里不再是那個無知的少女,她是我的女孩:清純的,好干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