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過就是一輩子,就該是一生一世 | 情感语录

  人生或許充滿了太多的無奈,我們學著忘記,學著釋懷。相信總會有一天,面對曾經過往,也可以微笑,也可以坦然面對。我想那時候,我們已經學會了雪藏,學會了成長。

  很多時候,我們把愛看得是如此的一帆風順,以為只要兩人心堅定了,一切荊棘都無礙,深信會相伴走過,可歷過磨難與顛簸,那份刻骨戀情卻任在指尖滑落。豈知一路荊棘,一路泥濘過后,還是沒能爭過命運。那份倔強,那些執著,在命運面前顯得如此脆弱,不堪一擊!怪只怪造物弄人,歲月的無常,將那張容顏化成今生無盡的癡戀,再也找不到來時的路,我在上一次不經意轉身間已然丟了你。

  我放棄繁華,放棄了全世界,卻唯獨放不下你。愛與痛并存,我已然自得其所,因為在我的世界里,你從未走遠。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又一次的輪回,又一次的邂逅。你告訴我,今生天涯相守。任塵世循尋,我依舊甘愿為你。只為了那傾城之戀。才發現原來付出亦是一種幸福。踮起腳尖,就能離幸福更近一點嗎?可幸福終是一場觸不到的遙遠,看不到的華美。

  有的感情,在一開始便已注定了生生世世的牽扯:有的疼,疼到窒息依舊被看作是一種幸福;有的人,我們戀了一輩子,卻依舊是昨日的容顏;有的離別,一轉身間痛了一輩子。 有的感情,在不經意間已經悄然落入心里生根發芽,而后每一次的不由自主,不小心,便會讓其根深蒂固,慢慢深入生命。有的感情在我們各自的倔強,堅持下得以永恒。雖沒有永遠,沒有朝夕……愛你,我堅持了一輩子,我還在原地等著那份遙遙無期的回歸。

  一見鐘情是一種命運,再次遇見,我依然記得。

  我要如何堅強才能跋涉出這樣的凄寒,我要做到怎樣般的世俗才能將你深深埋葬,要用怎樣的堅強才能揮手送你這一程?前世的塵,今生的風,來世的緣,塵隨煙飄散,風成空縹緲,緣隨水而逝。只剩下那刻骨誓言在紅塵里翩飛,擾動我不安的夢境。我依舊一身素衣,魂系翠竹,伊人淚潸然,君音容已消逝。紅塵躊躇歷流年,流年逝水換衰顏。青絲耗盡君未歸,豆蔻華年至經年。剝落一生的凄涼,痛到窒息。

  如果愛一個人,可以痛的著么透徹,那么就讓它痛的再劇烈一些,那樣我至少知道你真真切切在我的生命里出現過,哪怕最后只剩我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很多事情由不得我們左右,當我們還未曾好好體會幸福給我們帶來的甜蜜時,他已經消失在生命的盡頭。緣,成了縹緲無依的美,他真真切切的握在手中,可卻稍縱即逝,去留不再由意。

  美好的東西總是來去得太過匆忙,我們都還沒有將其挽留的能力,它卻匆匆遠去,我們要怎樣去穿越這樣的凄寒?怎么強迫自己去適應?一路走來,我以為可以邊走邊忘,后來才發現,自己忘記的只是一路的艱辛,而你卻在記憶里越來越模糊。我問自己,是忘了嗎?他們卻說,是我們都在改變,努力的想在這個多情的紅塵里找到一個角落來深藏那個愛到生命的人。他們常說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藥,不管多么疼多么深的傷,在它的延伸里一切都會變淺,我們也在流年里慢慢的學會遺忘,學會深藏。

  后來我們才漸漸明白,早已命中注定的東西,就是約定了三生,就是花前月下過,又能怎樣?愛,它來的時候,曾傾國傾城;走的時候剝骨般疼痛,然后將這樣的疼痛持續一生一世,我們都無能為力--這就是命運。

  為了愛你,我放棄了所有他們口中所謂的自由。經歷了千回百轉,才知道情深意濃;錯過了多年以后,才知道珍惜擁有。后來才明白,我們皆是趕路的眾生,沒有誰的歡樂可以長久,執手再緊亦將曲終人散。人生原本一場罪,痛苦的人,不過是自得其所;幸福的人,也只是苦中作樂。只有真切的哭過,絕望的累過,鉆心的痛過,無言的悔過,此生方算完整。路邊的萬千景色,艷陽高照繁花似錦是美,陰霾滿天枯萎調零亦是美。

  相憶相念不相忘。相思相知不相見。千年等待紅顏寂,幾回魂夢與君惜,驀然回首,紅顏相望不相依,與君相見不相親。一次遇見,我用一生去忘記。

  有一些東西錯過了,就一輩子錯過了。守住一個不變的承諾,天真的以為那就是永遠。有時候執著是一種負擔,放棄是一種解脫。當我死死握住依舊清晰的誓言,一切的物是人非的殘忍將我推到冰冷的邊緣,張開雙手,才發覺,我握住的不過一指流沙,今生,你注定是我無法留住的精彩,我也是你無法停留的幽幽谷。

  有時候我們告訴自己,愛過就是一輩子,就該是一生一世,流年用無聲告訴我們,那只是我們的一廂情愿,我們在流年里喪失了太多太多,或許該學會放手,學會隱忍,學著世俗,學著忘記。下一個路口,我們再相遇,微微一笑,爾后各自帶著一顆冰冷的心,輕裝上路,流離天涯……

  來世,我憑著一縷書香在今生來時的路上等你。這一生,你要幸福,希望那個她能替我好好照顧你,我已無謂得失,我只要你幸福。

  慢慢的,愛,蒼老了;情,擱淺了;憶,模糊了;人,走遠了。在那固執的期盼里,我以為,可以等到屬于我們的天荒地老,以為,可以等到看那繁華散盡的永遠。誰知,在那份倔強里,我還是丟了你,丟了那份最初。輪回里,我們成了擦肩而過的路人,遺留在塵封的角落里,陪我走過每個春夏秋冬。請允許我,將你放在心底最深的位置,不被提起,不被打擾。

  如果,能有重來一次的機會,我依然會選擇與你相約在那個純白的年紀,簡單相守,平凡而安然。不慕繁華,不眷朝夕。只求,與你相擁每個晨曦;如果,我可以選擇,我希望擁有一小塊土地,在那個朝著你的方向種滿向日葵,待到繁華散盡,白絲殘履時,代我倔強的堅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