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色童年,心中的玫瑰花蕾。 | 情感语录

  生活在這浮夸的塵世,呼吸著充斥著世俗紅燈綠酒的庸腐味道,心在一點一滴的被生活的骯臟所侵染,變得麻木、頹廢、逆來順受。但又常常會在夜深人靜之時,坐在微黃的燈光下,思忖著悲壯的生命,努力尋找著心中還殘存著的一點點凈土。這點點凈土,充滿了對童年的回憶,以及無限的向往與留戀。

  電影《公民凱恩》 中,以本世紀初葉美國新聞業巨頭威廉·蘭道爾夫·赫斯特為原型,凱恩在桑拿都莊園中留下“玫瑰花蕾”的“遺言”后死去。一位青年記者受新聞報刊委托調查這幾個字的含義。通過查閱有關回憶資料,直到最后焚燒凱恩舊家具時,才發現“玫瑰花蕾”原來是刻在他童年時代曾珍愛的雪撬上的字。借以表達對童年的向往與留戀。所以,無論今后的事業有多么的成功,生活多么的奢華,童年的日子都是一段多姿多彩的回憶。

  首先,童年是單純的,心中總是充滿同情與憐憫,會因一條金魚的死去而嚎啕大哭,會因為看見某個孤單的流浪小狗而擔心它的媽媽在哪里。某時,縱使割舍掉心中最最珍貴的東西,也只為了讓他人看起來不那么悲傷,盡管對他人的幫助不大,但心中也會滿足的微笑。單純的心中也總是充滿幻想,總會想象自己是某個動畫片中的關鍵人物,在夜晚安恬的做著自己的英雄夢。又總因心中單純,害怕熊瞎子,害怕大灰狼,夜晚不敢獨自上廁所,一部平平常常的電影就可以深深地打動幼小的心靈,然后影響著一段時間的行為與習慣。幼兒園的一朵小紅花,一句長者的贊美,得到一個新鮮的寶貝,足以高興好長一段時間。如今回憶,單純的日子依舊美麗。

  童年雖單純,但同時也是無力的,幼時性格內向,知道的太少,在與比自己大的人爭吵時總是處于劣勢,不會同生人講話,在不熟悉的親戚朋友之間,也不敢插話或交談來表達自己的需求。只是在懦弱的維護著自己微小的世界。以獨自一人的力量卑微的抗拒著整個世界。一個陌生、慌亂、復雜的世界。應接不暇的各種生命角色讓童年時幼小的心靈看不穿、想不透、猜不著,然后茫然無措的“迎接”著感情的欺騙。心中悲傷卻無以表達,心中憤怒卻無以爆發,只得默默忍受。可縱然如此,幼時對待陌生事物的好奇與激情,心中的悸動與緊張,回憶童年,無力的日子依舊難以忘卻。

  童年雖是無力的,但它也是充滿幸福與溫馨的。兒時有父母的保護,有親人的關愛,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小皇帝、小公主般的生活過的有滋有味。每天過的極為平靜與安逸,這種安逸生活在現在看來是種奢侈,是一直在追求的生活的理想境界,而在童年之時是又一件多么稀松平常的事情啊。所以,無論何時回憶,童年依舊多姿多彩。

  聽到童年二字,心中總有留戀,堇色的記憶在斑駁的歲月中漸漸變得漫長而平靜,在喧囂過后的寂靜中,獨自徘徊在記憶中的凈土,忘掉世俗的羈絆,忘掉利益的爭紛,忘掉權力的斗爭,只是靜靜的回憶。生活在塵世之中,感情隨著世事跌宕起伏。總會有某些時刻,一句話、一個動作、一件事,觸動某根脆弱的神經,如此哀傷,無端的開始幻想,開始回憶,只在回憶中的童年可以寄托心中的裊裊思緒,此時的童年,不僅多姿多彩,而且感情豐富,給人無限的向往與留戀。

  無論如何,我們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美好的堇色童年,它是只屬于我們自己的回憶,將來的一天,念起童年美好,心中依舊會充滿流連與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