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愛是寂寞燃的煙 | 情感语录

  血,鮮紅的血。

  沒有邊際,周圍都是妖艷的紅色,一個纖細的身影在血色迷霧中奔跑,不停地狂奔。直到累得無法喘息,睜開眼睛仍是無邊血色。似是置身血海,鋪天蓋地的紅色襲來,將她吞噬……

  臺燈的光暈暗暗的,掠影突地從床上坐起,額際帶著一層薄汗,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又是相同的夢,兩年了,恐怖的夢魘不曾離去。忘記了有多少個夜晚是自這樣的夢中驚醒,然后望著天際,直到東方魚肚泛白。

  今夜怕是又不得安眠了,隨意點了一個鍵,電腦的屏幕緩緩的亮了,對應著昏暗的燈光顯得有些刺眼。打開QQ,浮光的頭像還亮著,敲打出幾個字發送了過去。

  很快,他的頭像閃動了:還沒睡?

  掠影微微一笑,然后發過去一個笑臉。

  掠影是自由撰稿人,偶爾也會在博客上發表些文字。偶爾,她會在博客寫一些故事,都是些冰冷的文字。后來,博客受到很多人的關注,火得一塌糊涂。每次她去看博客,總會有許許多多的網友留言,支持、贊賞、反對……就是在那個時候,她發現了浮光。

  每隔一段時間,掠影都會去瀏覽留言,她寫的每個故事里都有浮光留下的痕跡,留言的時間都是相同的,深夜。他一直都在關注著她,卻并不像一個粉絲。注意到他起初是因為他的名字浮光,掠影。后來則是他的文字很特別,簡單的幾句話,不華麗,卻深深地觸及她的內心。

  他們成了朋友,那一天她心血來潮,便加上了他。浮光成了網絡中她最重要的朋友。畢竟,現實中,她已沒了朋友。

  掠影是個多愁善感的人,或許這是一種天生的個性,但她卻并沒有因此而特立獨行。曾經,她有很好的朋友。那時,天是藍的,水是清的,連花都彌漫著芬芳。掠影,孟柯,還有黎歌,懷揣著美好的夢想,努力奮斗。他們一起參加自學考試,一起去上課,一起在大街上逛蕩。

  二十歲的時候,他們即將畢業。分離在所難免,未來,他們都有太多的未知。每次看著孟柯,掠影都會變得緊張慌亂。她知道,她喜歡這個陽光的大男孩,一直都是。可黎歌也說過,她喜歡孟柯,只是她們誰都沒有表明過,所以他們一直維持著穩定的友誼。如果就此分離,那份感情就會沉淀為永遠的遺憾。

  那天天氣很好,太陽很大,照在身上暖暖的,掠影紅著臉對孟柯告白。孟柯告訴她,他喜歡的是黎歌,他們會一起去北京,追尋他們的夢想。孟柯的語氣堅定得讓她心疼,有那么一刻,她好恨,他們因為愛情背叛了友誼。

  當黎歌出現的時候,孟柯正擁著掠影安慰她,以一種曖昧的姿態。掠影看到了黎歌,卻更深的依偎在孟柯懷里。也許這是一種示威,也許是一種掠影都不知道的情緒,可她這么做了,沒有任何理由。

  黎歌恨恨的說了一聲,騙子,轉身跑開。孟柯喚著黎歌的名字,飛奔著消失在掠影的視線。當孟柯推開她的那一刻,她便絕望了,這一轉身便是永遠。

  當掠影追上他們的時候,黎歌被汽車狠狠的撞了出去,她倒在血泊里,周身都是鮮紅的血,很嬌艷的紅。孟柯緊緊的擁著她,不停的喚著“黎歌、黎歌”,撕心裂肺。

  分離終是來了,在二十歲的春天。黎歌出了車禍再也沒有醒過來,孟柯只身去了北京,沒有和掠影告別。

  那年的夏天,掠影離開了那個破碎的城市,去了南方一個小城,卻無法擺脫整夜的惡夢。夢里,黎歌絕望憤恨的目光,孟柯責備憂傷的表情,以及,鮮紅的血……

  :夜深了,去休息吧。

  看著浮光發過來的信息,掠影敲打出兩個字點擊了發送:晚安。

  掠影望著窗外漆黑的一片,靜悄悄的,似乎在這死寂的黑暗里藏匿著什么。

  點燃一支萬寶路香煙,今夜注定無眠了,猛吸了一口,然后輕輕呼出。鏡子前煙霧繚繞,然后慢慢散去,掠影便看到了鏡子里的自己,蒼白無力。

  坐在電腦前,她又開始敲打鍵盤,微微有些刺眼的屏幕上跳躍著冰冷的文字。三年了,一直都是這樣,深夜醒來之后就會呆在電腦前面。創造一個個鮮活的人物,然后再將他們一個個殺死,就像一個殘忍的劊子手。

  為一篇文章敲上句號的時候,天際開始泛白,煙灰缸里堆滿了煙蒂。打開好友列表,浮光的頭像已經變成了灰色。掠影重新躺回床上,怔怔望著天花板出神。

  一天, 掠影整整躺了一天。

  她的眼睛睜得很大,總是這樣,很困,卻睡不覺。日暮西陲的時候,消息提示的聲音響了起來,是浮光。

  :昨晚又沒有睡?

  :怎么會。沒有思索,掠影發送出去。

  :那文章是怎么回事?

  浮光的語氣幾近質問,掠影沒有回答,他的細心讓她無言以對。沉默了大約有三分鐘之久,浮光又發來了信息:善待自己,好不好?

  陽光落在身上暖暖的,天空澄澈得近乎透明,樹枝抽出了嫩芽,綠生生的,春天真得來了。浮光說閑暇時應該多出來逛逛,才能感受到生活的新鮮。想起浮光的話,掠影不自覺的勾起嘴角,呆在屋子里的文字,永遠都沒有陽光的氣息吧。

  呆在電梯里,懷抱著一盆有些枯蔫的植物。掠影不知道它的名字,甚至分不清是花是草,但是自看見它的那一眼,莫名的被吸引了。

  雖是春天,小小的花園里卻已是姹紫嫣紅,這株不知名的小東西是個例外。掠影是在角落里發現的它,孤零零的,葉子無力的耷拉著,不知道是被遺忘了,或是被拋棄了。有那么一刻,心底的某個角落變得很柔軟,鬼使神差地,她為它買了一個花盆。

  電梯門又開了,一個穿著白色休閑裝的男人走進來,看到掠影手中的花盆時,脫口而出:蝴蝶花。掠影有些震驚的抬起頭,是一張很好看的臉龐,嘴角微微向上翹起。似乎感覺到失態了,他不自在對著掠影的笑了笑,恍惚中感覺到一直希翼的氣息,那是,陽光的味道。

  他叫游子光,因為一盆在死亡邊緣掙扎的花,他們相識。一個人走進另一個人的世界如此簡單,一個共同點足夠把兩個人連接。

  掠影把花盆放在陽臺上,每天都會去澆水,花竟然真的活了過來。再后來,蝴蝶花開了,邊緣是淡淡的紫色,接近花蕊的部分顏色很深,像一只紫色的蝴蝶。

  出門的次數多了,掠影經常會在電梯里遇到游子光,她發現他們其實住在同一層。偶爾,游子光會問起那盆花,因為電梯里短短的幾分鐘,他們逐漸變得熟絡。

  掠影站在陽臺上,看著盛開的蝴蝶花,天色漸漸得暗了,屋子里靜悄悄的。

  下午的時候,電腦系統出了問題,她抱著笨重的機箱打算送去維修部,卻撞到了游子光。他自報奮勇幫忙,游子光的確很厲害,短短十幾分鐘電腦便恢復正常。修長的指在鍵盤上“噼里啪啦”敲得飛快,掠影看得目瞪口呆。片刻,游子光對著她微微一笑,說了一聲OK。

  游子光走得時候有一瞬的怔愣,順著他的視線掠影看到了陽臺上的三色堇。他說,紫色的三色堇代表無條件的愛,便微笑著告別離開。整理電腦桌的時候,掠影看到了一張光碟,是游子光修理電腦時遺落的。看著夕陽殘留的光芒,她拿起了光碟。

  游子光的屋子主色調是淡淡的藍,很愜意的感覺。他去為她倒水時,掠影瞥到電腦桌前的小花盆,走近看到的是一株小植物,然后掠影看到了他的桌面背景,盛開的三色堇,像一只紫色的蝴蝶。

  三色堇的花初開時,她曾拍下來的留念,后來傳給了浮光。浮光說,紫色的三色堇代表無條件的愛。一瞬間明白了,游子光看到三色堇時的怔愣,以及,游子光話語的熟悉感……

  浮光和游子光在腦海里跳躍著,思緒紛雜得亂作一團。點燃一支萬寶路香煙,深深吸了一口,浮光的頭像在任務欄跳動著。

  :最近的文字陽光了許多。

  :也許,是因為認識了一個陽光的人的原因吧。

  :瞧,生活真的很美好,不是嗎?

  :嗯,很美好

  ……

  退出了QQ,思緒變得清晰,其實,生活真的很美好。紫色的三色堇,微笑的臉龐,還有,無條件的愛。突然想起,已經好久沒有過惡夢了,寂寞的煙霧散去,愛變得清晰。

  耳邊回響起游子光的聲音:悲傷終會過去,而生活,一直在繼續。

  (en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