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意丁香 | 情感语录

  徘徊在悠長悠長的雨巷,我希望遇見一個丁香一樣的姑娘。她有著丁香一樣的芬芳,結著丁香一樣的愁怨,眼中射出太息一般的眼神。徘徊在悠長悠長的雨巷,我希望遇見一個和我一樣撐著油紙傘的姑娘。我們低頭,前行,檫肩而過,不回頭的,是因為彼此。無需語言,是因為靈犀相通,只聽見漸去的雨聲。

  坍圮了的圍墻在雨中愈見蒼老,角落里的種子正在發芽。

  對于算命我一向是嗤之以鼻的,但多數情況下,感性認識總要大于理性,所以我也偷偷的用“塔羅牌”算過命,但那也只是娛樂消遣而已,只有一句話我至今還記憶猶新。

  第一次見到她還是幾個月前,The frist time i saw her ,我感到的是一種樸素白描,沒有一點外顯,但恰是這樣,我總以為著是最Attract我的地方,正如丁香一樣,一種樸素不過的白,顯而不露的芬芳。

  我無法理解戴望舒詩中的某些意象的含義,但冥冥之中我似乎發現This poem was write for me .在漫長而又迷茫的人生之路中,我總是在茫茫人海中尋找自己心靈的歸屬。

  盡管有時我這個心靈的主人并不是那么清晰,甚至來說沒有一項特征或范疇,我只是在孜孜不倦的尋找,但我深深的知道,這樣下去,也許一輩子我都找不到,遺憾此生,但我還是在等待。我不愿主動出擊,這使我不得不時常陷入被動當中,甚至為徹底的失敗,直到這時,我還是不明白,究竟誰是THE HOST。匆匆而過的,她們也許只是過客,不是歸人。或許說幸福已經來臨卻又匆匆而過。對于“七七”我很內疚總覺得對不起她,但這又有什么用呢?往事云煙,老天戲人,杳無音訊的幾年讓我淡褪了這份情感,也無法彌補自己的過錯。時常還會想起她的臉龐,面帶微笑,她的劉海,千絲萬縷,她的所有,又不住熱淚盈眶。

  “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此時的她又在那里呢?

  這不禁讓我想起M和L,她們一個有著大大的眼睛,一個有著小巧的鼻子,可惜老天為什么讓她們AWAY ME?我無法把握她們,但至少有一段藕段絲連的愛情,無終無止的。我感受到,也許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并不是天涯海角,而是你為你愛的人掘了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

  現在的我有些不知所措,正如每次看到丁香的眼睛的時候。Oh Dear/天上飄著些微云,地上吹著些微風。 啊!微風吹動了我頭發,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戀愛著海洋,海洋戀愛著月光。

  啊!這般蜜也似的銀夜,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魚兒慢慢游。

  啊!燕子你說些什么話?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樹在冷風里搖,野火在暮色中燒。

  啊!西天還有些兒殘霞,教我如何不想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