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的你,能否陪我回憶 | 情感语录

  當我們生活在校園的那些時光,手邊的同桌在不停更替的時候,總有那么幾個會讓我們銘記于心,那些一起嬉鬧、一起感動的點點滴滴,永遠不會因為時間的溜走,而被我們所遺棄。

  時光像水一般的傾瀉而過,那被我們輕捧過的清涼,早已在指尖的罅隙里,悄悄溜走。當我們的四周不再留存桌桌椅椅,當我們的身旁也不再是那最純真熟知的面孔,那個同桌的你,能否陪我一起追溯在時間的河畔,將我們的曾經一點一滴暴曬,去感知原來的清新。

  你能否記得,當陌生的你幻化為我的同桌,或許都是慢熱型,兩個人的沉默持續了好久。直到那晚的自習,你像被定住那般安靜地低著頭,雙手輕趴在桌上,一動不動,好像過了好長的時間,也或許是時間偷懶了想要定格下你的落寞。最后,一滴清水從你的眼簾溜出,“啪”的一下,散在了你的桌面,就如一滴墨,不小心滴到水面,像花一樣的綻放,卻又漸漸消失不見。

  那刻的我莫名地慌了,我是多么的害怕看到別人的眼淚。而你,外表看起來那么冷漠高傲的你,竟然,也會有那么無助的時刻。那一滴淚,是在被你拒絕了多少次,才會不小心將它放逐?

  我想安慰,但因從未有所交流,不知從何說起,更何況,在安靜的教室里,我哪來的膽量弄出別樣的聲音?可依舊心驚膽顫地拿出紙,急速地寫道:“你怎么啦,可以說說嗎?或許,這樣會好些。”忐忑地遞出紙,不是害怕被抓,更多的是擔心,你會覺得我的多事和唐突。

  這次的交流,開啟了我們友誼的大門,而紙上談“情”,更是讓我們相處得分外流暢。

  你能否記得,我們的心事,總能在紙上才會真實的,向對方無所顧忌的傾瀉。無論何時,我們隨時都可以將自己的心緒從筆尖繪于紙上,然后,傳予同桌的你。當自己的心情,無論快樂憂傷,都有了著陸的地點,不再懸于半空,那是多么的讓人踏實。

  你能否記得,你總是喜歡趴在陽臺上,眺望遠方。你說,我喜歡你安靜地站在我的身旁,僅僅只是安靜地站著,依然會感覺有所依靠。沒有過多的言語,只是靜靜地努力遠望,天永遠的那么藍,那天的遠處又會是什么地方?或許,那時的我們,都有著相似的心事,但嘴角依舊固執地上揚,直視著前方。

  你又能否記得,我總是喜歡吃著棒棒糖,快樂地嬉鬧。你說,你總笑得那么沒心沒肺,像個孩子。你陪我一起泡在了屬于我們棒棒糖里的甜蜜中。我相信,你是知道,我只是想要更簡單的快樂著而已,在繁忙的學習中,有一片自己的甜甜的天。

  我們一直以為,畢業,離我們那么遙遠,在毫無準備的時候,它終究還是被時間帶到了我們面前,漸漸的,我們也隨急流不停地向前。而同桌的你,也只能被稱為從前;而我,也成了你的曾經。

  靜靜地聆聽《同桌的你》,不小心掀起了過往的點點滴滴。你是否還記得,我們所寫的日記和彼此的筆跡;你是否還記得,我們同桌時在教室的一片天地;你是否還記得,我們棒棒糖固執著只吃一種味道的秘密;你能否和我一樣的,將那些被淹沒的水滴,一點點記起,陪我將流逝的你我慢慢回憶?

  我們大多都有著那么幾個,這樣的同桌,這個時候的你,是不是也想到曾經同桌的他(她)。當同桌的情誼得到了升華,那些一起努力、一起快樂、一起憂傷的日子,早已在心里深深地烙下,無須刻意,或許只是一個相似的情節,也或許只是一個無意的動作,所有的片段都能頃刻間在眼前閃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