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的信

再念你的名字,已是午夜時分。思緒如窗外飛雪,紛紛揚揚、飄忽不定,本欲打個電話,然而心比石重,一時間不知從何說起,隻好書箋一封。但我懷疑我一顆疲憊的心,能否支付的起郵資?

每夜難眠,每寸空間都栩栩如你似水的容顏,讓我呼吸困難、欲罷不能。然而不敢入詩的總來入夢,夢裡是拘謹的,小心的喝著半碗”愛情麻辣湯”,從不敢奢侈的點那道”水晶之戀”。你告訴我世事如雲似水,變換不定,何苦太用心,而你卻忘瞭你也曾擁有那一份刻骨銘心的執著。

本以為”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而你卻以一張”你出現的太晚”的王牌便贏走瞭我所有的賭註。那夜放下話筒,淚水便盈滿雙眼。窗外細雨綿綿,朦朧中透出一思冰冷。”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細雨細如愁”。一首久違的小詩不覺湧上心底:”我愛你/可是我不敢說/我怕說瞭/我馬上會死去/再沒有人象我一樣愛你……”

原是春夢一場,終將瞭無痕跡。我本該擁有一份那的起、放的下的灑脫,可是造化弄人,而你、我又肩負太多的責任,這是我們之間無法流過的瓶頸。我隻是一個中山浪子,本未奢求去擁有什麼。因堅強如石,故泥足太深,何時才能讓我悟透這鏡花水月、霧裡人生?不忍讓這份熾熱將你灼傷,更不忍打破你平靜的生活,而在我的字典裡寫滿瞭”NEVERGICEUP”,或許這就是苯小孩的的那份悲哀與無奈。朋友說:”遠遠的註視勝過深深的關懷”。於是我放慢瞭腳步,你依舊笑靨如花,可我已傷痕累累、疲憊不堪。

無數次的聞雞起舞、挑燈看劍;記不清的對月撫琴、把酒當歌;更有忘情忘我的賽場狂飛、嘯傲雲天。孤獨和痛苦檢驗著生命的彈性,更讓我領悟人生的真諦。

並不是要達到怎樣的目的,愛才成為愛。刻在心底的愛,因為無私無欲,因為淡泊憂傷,才成為永恒。恨,可以忘卻,而愛卻永遠無法忘懷。就讓這份真愛融化你的心靈上的積雪,帶給你永恒的滿園春色。



用我的坦誠撐一柄碩大的心傘,為你遮風擋雨;用我的摯誠貯一泓清冽的甘泉,為你洗凈煩憂;用我的真誠造一把寒光利劍,為你披荊斬棘,再為你譜一曲高山流水,唱一首嘯傲江湖,畫一副水墨丹青,鑄一輪漢宮秋月,擔一肩精忠報國,讓你瀟灑人間!

緊握我的手,在充滿七色的季節裡,讓我伴你一程。拽一縷繽紛的彩虹,為你織一件五彩幸運衣。在朦朧的年代裡,獻給你一個清新的世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