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致燕妮-經典情書

馬克思致燕妮的情書

我的親愛的:

我又給你寫信瞭,因為我孤獨,因為我感到難過,我經常在心裡和你交談,但你根本不知道,既聽不到也不能回答我。我的照片縱然照得不高明。但對我卻極有用…..你好像真的在我的面前,我衷心珍愛你,自頂至踵地吻你,跪倒在你的眼前,嘆息著說:”我愛你,夫人!”

暫時的別離是有益的,因為經常的接觸會顯得單調,從而使事物間的差別消失。甚至寶塔在近處也顯得不那麼高,而日常生活瑣事若接觸密瞭就會過度地脹大。熱情也是如此。日常的習慣由於親近會完全吸引住一個人而表現為熱情。隻要它的直接對象在視野中消失,它也就不再存在。深摯的熱情同於它的對象的親近會表現為日常的習慣,而在別離的魔術般的影響下會壯大起來並重新具有它固有的力量。我的愛情就是如此。隻要我們一為空間所分隔,我就立即明白,時間之於我的愛情正如陽光雨露之於植物──使其滋長。我對你的愛情,隻要你遠離我身邊,就會顯出它的本來面目,像巨人一樣的面目。在這愛情上集中瞭我的所有精力和全部感情。我又一次感到自己是一個真正的人,因為我感到瞭一種強烈的熱情。

你會微笑,我的親愛的,你會問。為什麼我突然這樣滔滔不絕?不過,我如能把你那溫柔而純潔的心緊貼在自己的心上,我就會默默無言,不作一聲。我不能以唇吻你,隻得求助於文字,以文字來傳達親吻……誠然,世間有許多女人,而且有些非常美麗。但是哪裡還能找到一副容顏,它的每一個線條,甚至每一處皺紋,能引起我的生命中的最強烈而美好的回憶?

再見,我的親愛的,千萬次地吻你和孩子們



註:卡爾·馬克思與燕妮的愛情早已膾炙人口。這位寫過《資本論》並把畢生精力都獻給瞭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偉人也會寫出如此纏綿。熱烈而細膩的情書。經常在外奔波、流亡不能廝守在妻子身邊的馬克思總是再忙也忘不瞭用他的生花妙筆向燕妮表達他的愛情,這封情書是馬克思在英國曼徹斯特與思格斯一同工作時寫給燕妮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