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綁匪寫在情人節的信

總是舉出一大堆藉口,譬如:「我對你是真心的,不用寫下來。」、「天天都見面,還用寫情書嗎?」、「我知道你不在乎這些」。說到底,他們就是不寫。情書是那麼纏綿、溫柔、細致而又感性的文字,男人到底是不擅長的。然而,在情人節裡,男人好歹也應該寫一封情書吧?不會寫情書,那麼,寫一封綁匪信也可以,收信人是女人的父母。世伯,伯母:當你們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你們的寶貝女兒已經在我手上。你們猜得沒錯,我是用甜言蜜語把她騙回來的。她也是活該的,這麼大個人瞭,還相信愛情是義無反顧的跟一個男人共赴天涯。她還笨得相信愛情是一生一世的事。她笨得可愛,我不綁架她,怎麼對得起自己?有時候,她會問我:「你愛我嗎?」有時候,她又會問:「你會和我結婚嗎?」我不禁懷疑是我綁架瞭她,還是她綁架瞭我。女人的問題,真是很難回答。你們的女兒是什麼時候變成問題女人的?言歸正傳,你們一定在考慮贖金問題?這正是我接下來要跟你們談的。我本來打算勒索你們五千萬,但是現在,我打算無條件釋放她,她卻賴著不肯走。請你們救救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