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女朋友表達真心的情書

小青:

我想向全世界全宇宙表達自我所謂的勇敢果決不在乎的殘忍,結果,之前的惘然猜測不過就是早已預伏的答案。

不要再自欺欺人,以至於自取其辱。算什麼?到底。什麼都無所謂瞭。原來已經明白,原來這樣,不能再這樣,請給自己保留最完整的尊嚴,不容侵犯。倔強矛盾的自我,自相殘殺。

悶悶不樂的離開。難道是沒有得到一聲幹脆爽快的好?想表達憤怒。卻不知道如何是好。選擇瞭最愚蠢的方式,縱身投入最尷尬的河谷。進退兩難。

一個人的末班車。人很少。看著窗外風景或是玻璃窗上的自己。心裡是一片渾濁的濕地。安靜又泥濘。幹燥的暖氣在狹小的空間裡膨脹。

離開狹小又溫暖的空間,手心的溫度被風吹散,細膩柔軟的變淡。誤以為是春天裡略帶寒意的暖風。放慢步伐,一個人悠悠的踢踢踏踏的走著。誰又能看穿落寞?www.zhlzw.com



耳機裡的喧囂隔不斷更為渾濁的世界。沿著長長的沒有盡頭的白線走著。路過球場的邊界線,四周邊角,都踩踏上去,就像棒球上壘一樣,小為得意的沾沾自喜,向直線延伸的兩個方向觀望,真切不明朗的縱深感。

過分深邃黑暗的眼神,模糊視線的凈化,眼神微微的疼痛,忍著。眼淚是便宜無用的,很快便幹,不過是表達個人卑微的證據。找到這簡陋的秋千,勉強算是吧。一根粗麻繩。粗糙的觸摸感。燈光下的自己原來有三個影子。各自沉默的搖擺晃動。要是老天突然給我下午兩三點的陽光。

心情突然明朗。就像突然失去光芒那樣迅速。又雀躍起來。因為這不太冷的天氣?傢裡都大雪瞭,這邊連矯情的雨雪都沒得。跳下來,跺瞭跺發麻的腿,消失在昨日的夜色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