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絕情女友寫的分手情書

紫軒:

也許是壓抑的太久瞭,不那麼愛哭瞭。情感,抑或感情還是有的,就瞭瞭的埋在瞭心底的某一個陰暗的角落,當陽光照射的時候,曬化瞭的心事汩汩流出一片文字的時候,我才發現,其實不是我寫不出東西瞭,而是心封閉好久瞭。人不是植物,感情會一點一點的以情緒的方式慢慢的積累,當達到一定的密度的時候,飽和瞭,過飽和瞭,就都溢出來瞭,出來的可能有苦的、甜的、酸的、也有咸的。

晚上一個人坐電梯回去,偶爾會想到在網上流傳的電梯裡的靈異事件,我想我把它駁倒瞭,目不轉睛的望著四面環繞的不銹鋼墻壁,並沒發現什麼可怕的東西,而是自己折射在不銹鋼墻壁裡模糊的身影……

躺在溫暖的被窩裡,敷敷面膜,看著自己特別鐘愛的散文集,聽著手機裡優美的弦律,徜徉在這種享受的氣氛中。睡前的20個仰臥也是必不可少的,貴在持之以恒。手機雖然一直沒給他物質的上獎勵,但每天都給他十足的能量,不然它怎麼喊我起床呢。它跟我快三年瞭,從始至終,我都好好的保管著它,好像它長在瞭我的生活裡面,從一開始就和我一起發芽一起長大似地。

就像有些情感、抑或感情一直都縈繞之間,隻是我還沒有發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