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男友平淡的情書

小晨:

原先的意思是想要寫點搞笑的東西,結果在用手機費力的按瞭半天後隻因側身拿瞭一張紙巾,那幾十號字就那樣消失在關機後,迅速到都自己都記不起按瞭哪些字出來。我現在失眠,好吧,我得承認,對趕這個惡性失眠的潮流沒有半點愧疚的自覺。

好像說瞭今年這都過瞭半個冬天都沒得下雪讓某些傷感的人去文字憂鬱一下,別說雪更甚半個雨點都沒給你的意思,這個冬天幹癟的像個發育不良女孩的身體拼這一格電池還得按幾個字就趕緊保存一下的現狀,就倆字,憋屈。還情書,原先咱想的那麼些的華麗詞藻,都給扼殺的不留分毫,想要富貴一次卻仍是舍不得素顏,也罷,來日方長。

原先是有些想要情書的意思,可這感覺來得金貴,轉瞬即逝,跟那六角精靈一般,欣賞她那記憶中短暫的美感,也得原諒我生得貓的記憶,卻連記憶都無從考究。也或許留得給那特定之人,迸發些火花出來引一片僚原。

也話說,有段時間不來觸碰這文文字字,感覺生淑,果然日久生情不無道理。太揪心,得留意隨時沒電的危險還得留意突來的誤操作,咱這小心臟是多麼脆弱,不堪重負。

想寫點的什麼感覺有段時間沒有瞭,倒是珍惜起來,卻還是懶得把電腦挖出來,也難得一個人火車長途之行,如此暴躁,不好的很。也如此吧,看標題進來的孩子們,你們上當瞭!想到看到這段字後的表情,心情真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