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贊美對方

你的眼睛最可愛,很深的雙眼皮,一對很亮很黑的眼珠。看到它們,我便會忘瞭思考,隻覺得你眼中的光一直射進我的心底,幾乎使我喘不過氣來。

你那頭黑色的長發和濃密的絡腮胡襯托著的威武瀟灑的臉上,最叫我心跳的就是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從你的眼睛中,我讀出瞭人生的經驗、情感的火焰。

我知道隻要你一眨眼睛準會想出什麼鬼點子來。在你那張胖胖的臉上,不論是鼓鼓的腮,還是薄薄的嘴,或者翹翹的小鼻尖,都使人感到滑稽逗人。

在那萬頭攢動的人流中,我一眼就發現瞭你。我不敢說你是她們之中最漂亮的一個,可是我敢說,你是她們之中最出色的一個:那頎長健美的身材,優雅迷人的風度,特別是那一頭烏亮濃厚的秀發,走起路來飄飄灑灑,有一種說不出的魅力。

遠遠地,我目送著你的背影,你那用一束玫瑰紅色綢帶紮在腦後的黑發,宛如幽靜的月夜裡從山澗中傾瀉下來的瀑佈。

讓我悄悄地告訴你吧,我抬起頭來,在你的臉上,最先映入我眼簾的是那個鮮紅的、嫩膩的、深深凹進的嘴角。我幾乎是用一種小兒要糖果的心情,在看著那兩個惹人的小東西。



你向我走來。棕綠色的春衫,鑲著白花邊的翻領;黑綠色的褲子,兩條褲線似刀削一樣;窄窄的褲腳半掩著那雙葉綠色的皮鞋……啊,簡直是一尊婷婷玉立的翡翠雕像!

你的裝束真有幾分亞熱帶的情趣:長發披肩,短花衫,剛過膝的半長褲,軟底夾趾拖鞋。行走在蔥茂的樹影下,真好似魚遊清水之中。

我最喜歡聽你刮胡子的聲音。那刀片碰斷胡須時發出的沙沙的鋼性的響聲,總叫我心中感到一種癢酥酥的滋味。

你笑起來的樣子最為動人,兩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長長的眼睛在笑,腮上兩個陷得很深很深的酒窩也在笑。

你經常這樣“無情”地和我說話,但,我毫不在意,因為我知道你對我真正的感情不在嘴巴上,而在那顆星星般閃亮的、會說話的眼睛裡。你瞪睛、瞥眼、瞇眼、乜眼、閉眼、眨眼……各種眼神的意思,我都猜得透,不需言傳,便可意會,而意會往往比言傳更意味深長。

我看到瞭一個可愛的女孩:烏黑濃密的長發襯出一隻尖尖的下巴和圓圓的兩腮。一雙尚未因近視而變形的眼睛,在額發的遮掩下,竟有那份幽深和青睞的意味。再沒有原先果未成熟的羞澀,代之以濃濃的純真和宜人。這是你嗎?

你是那樣的美,美得像席慕蓉的一首抒情詩,你的周身充溢著少女的純情和青春的風采。留給我最深的印象是你那雙湖水般清澈的眸子,以及長長的、一閃一閃的睫毛,像是探詢,像是關切,像是問候。

那是四年前那個草長鶯飛的三月,一個交誼舞學習班上,當我在學員中——確切地說是在女學員中,把我遊弋不定的目光定格在你身上時,時間把這一刻鑄成瞭歷史。一幅你的肖像特寫便永恒地儲存在我的記憶裡:一身上白下藍的衣褲,既不過於時髦,也不顯得落俗,不僅勾勒出你高挑優美的身材,而且描畫出你寧靜致遠的心境。一臉柔柔的、微笑的神情,使你顯出幾分夢幻的色彩。

你像一片輕柔的雲在我眼前飄來飄去,你清麗秀雅的臉上蕩漾著春天般美麗的笑容,在你那雙又大又亮的眼睛裡,我總能捕捉到你的寧靜、你的熱烈、你的敏感、你的聰穎。

憑心而論,你雖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婷婷形象還有距離,但你膚色白皙,身材苗條,長相因五官排列巧妙而顯得秀氣,頗有“清水出芙蓉”之感。和你剛接觸的一瞬間,我就強烈地感到你身上散發著一種妙不可言的溫柔氣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