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方言版情書

親愛丫頭:

你好!怪好一蒙的沒給你寫信瞭,最近個把月工地忙,不得閑給你寫,你不要怪我嚎,我在北京一切都好,不愁吃,不愁喝的,你擱傢怎麼樣啊,俺傢人對你也好吧?俺爸俺媽也都怪疼你的,想吃什麼就跟他們講,每一年年跟底回傢那個把星期都是我最得勁的時候,可是沒過表孫幾天,我都還沒覺卓來,豆要回北京幹毛活瞭,你知道嗎,你每一會送我走,我看你在那顯的時候,我心裡其實也科勒拉巴的,我隻不過沒顯出來,我是男漢的。我不能跟你們婦女比,不過上瞭火車以後,我還是沒控制住,眼淚帕茶的往下掉,可沒有出息吧。

這一蒙子老是做夢夢到你,我真的想吃你做的飯瞭,貼喝餅熬小魚的,連吃加喝的,潑茶的,真好K,隔北京我都是隔外邊買吃的,北京菜甜不絲的,真他媽比的難吃,可是吊法發生呢,對瞭,上次你隔縫紉市場給我買的皮鞋小瞭,使勁拔才能拔進去,有點菊腳,你個少腦子,當時買的時候,我讓你拿我舊鞋去咪咪?你非說不用拿,現在也雄瞭吧,白板100多塊錢,決你可怪我決你啊,你看以前我給你買衣服的時候,我什麼都能給你弄的條道的,你看你,憨不拉基的,雄你又怪我脾氣不好,還有你下次趕集不要和毛旦傢裡一陣,我估大每,上次說我隔靈璧刮片子也是從她嘴裡喘出來的唄?她是不論黑傢麥讓剁子,蹲到豆扯!你不要信她,那女的是我同學,我和幾個朋友在那搗球的,剛好遇到瞭她,豆跟她說幾句話,你慶放心好瞭,我和她能有什麼事啊,毛旦傢裡的壞心眼最多瞭,她和毛旦的合托,她傢毛旦的和我隔一個工地幹毛活,俺們不都是隔一宿舍嗎,我編瞭他好幾回瞭,毛旦的從來不買牙膏,就連手夫子都不買,都是用宿舍裡人的,不論黑個的,摸過來豆使,傢敗到極點啊!!整天吊兒狼當的,楊吊燒,弄點雄錢,都板女人身上瞭,他真會死吊腫,沒有吊事豆請假說有病,哪是有病,請假出去刮片子瞭,孬雄孩子一嘴瞎呼比,這麼大男漢整天弄舊難揍樣,上天去刮片子,穿你給我寄的那新皮鞋,他穿正好,說給我錢買下來的,現在皮鞋他天天穿,也不說給我錢瞭,到現在我也沒聽他提這事。

丫頭的,隔傢沒有事不要去他傢溜門子,可聽見瞭?一傢子都他奶奶個比想吊巧,都會喝二旦,偷雞摸狗拔蒜苗的,半夜敲寡婦門有名的他傢占全瞭,丫頭的你放心,我不得跟他一路神氣,他那都是不搗糧食的人,整天隔我跟前吹牛比,說他傢小孩舅又多麼的有錢,多麼的能混,我星話,人傢有錢是人傢的,又不是你的,你一個毛格的也想不上,你鬼哈什麼的,他天天隔我跟前比瞭比瞭的真煩人,我聽說俺莊有幾傢牛犢子都弄目見瞭,可是的?也不知道可是他吹的,傢敗孩子太能吹瞭,難揍!豆那上天還讓他傢小孩姨夫來北京跟我幹毛活來,我星話,你也想不格道說,一傢人都那個料,我可帶他!

我現在一心就想著掙錢,讓你一必子都過上好日子,上次我給你寄的錢你收到瞭嗎,收到瞭就先把你娘那頭帳還上,還一點是一點,等午忙收麥時候,我在帶點回傢,這一把差不多能還清瞭,收過麥你跟我一塊來北京吧,我去飯店給你找個工作,一個月也能弄隔56百塊,隻要帳還清,我豆落心瞭,指望你爸媽支持俺,是不可能的瞭,你嫂子那個人太萬難瞭,你老說我想喜你爸錢,靜說那無道話,我想喜可能喜到啊,上次你媽偷偷給我100塊錢說買點好吃的給你吃,被她看到瞭,我剛走,一莫臉功夫她豆找你媽後帳瞭,和你媽鬧幾天,也不怪,你媽是最怕你嫂子瞭,不是我說你媽的,你媽也豆決我桑,上次俺倆吵丈,你媽直波決我,決有半個小時,都不帶停的,要是到你嫂子跟前她連資聲也不敢資聲,你哥這麼一個大男漢的一點吊用沒有,管不住她,要是我我可能治她老實的,我cei臟五去你傢,每次離走時候你嫂子那眼掙的跟牛犢眼樣,恐怕你媽給我錢,唉,丫頭的你放心吧,我這回誰錢也不要,我要幹出一翻事業來給你媽看,你媽也是論人的,我要是有錢有本事,她不得這樣對我,對瞭,上天我把我頭毛剪cuo瞭,他們都說我長頭毛有點像婦女,還有一個女的叫小丟說我從後邊看有點像她大妗子,你說我可啊子人,我一堵氣跑去剪瞎cuocuo。



怎麼聽說上兩天小五傢羊吃俺傢園裡菜瞭,你去找她,她還給你倆羊旦,最後你和小五傢裡K起來瞭?俺媽說你臉被人挖瞭一道印子可是真的?你個揣樣,你怎麼不挖她的啊,你平常隔傢挖我不是怪桑的嗎,怎麼到關健時候不管今瞭?聽俺媽說你倆K仗小五還拉仗,我星話,小五要敢動你一下,我非得回傢治他個皮,他最怕我的,以前上學時候經常礙我揍的鬼嚎,下次在K仗,你豆照死裡挖,我看黑還敢隔你跟前羊旦,我達懂一看見小五傢裡那個口樣,我豆想呼,你等我年跟底去傢的,我紫桌她,非得呼她不可!

丫頭的,你知道嗎,每一回晚黑隔工地加班,我看到天上的月囔囔的時候,我豆會想起每根俺倆談戀愛那時候,還記得嗎那時候隔俺莊麥地裡,可好玩吧?我當時有點討債,故出出的想摟你,你豆是不給我摟,你說月囔囔太亮瞭怕俺莊人看到名聲不好,其實我對你講吧,那天晚黑隔麥地裡我牽你手,被俺莊毛旦爺看到瞭,也巧,他那時候正好在傢後解手的,第天早清子他問我昨天晚黑和哪個女孩在那拉呱的,想起那時候,真的很美好,要是天老爺在能饒我一牌的話,我還想回到那一時刻,好瞭,不想瞭,豆這麼說吧,我也怪累的,幹一天毛活瞭,明天還得早起,真想一覺醒來,就有人揍好飯,我起來慶等吃瞭,要是隔傢,每天早清子,你什麼都弄資拉的,我才起床,現在不管瞭,什麼黃的都得靠自己弄,唉!今年五端呼我想回傢!

丫頭的,cei到臟晚的,我都是愛你的,也很想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