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17年前的情書

飯後站在書櫃前發呆,目光落在一沓書信上,清一色的牛皮紙信封。貼著面值80分被蓋戳的郵票。

怎麼被翻出來放這兒瞭?扭頭問慵懶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老婆。

是暖暖翻的吧。老婆磕著瓜子說道。暖暖是我們的孩子。

仔細看,這是我寫給老婆的信呀。好奇心讓我抽瞭一封打開看,內容屬於流水賬那種,挺有意思的,原文是這樣的。

媳婦:

這兩天一直下雨,天氣一下涼瞭許多,秋天是真的到瞭。我已經開始為“東新”制作報紙廣告紙稿,做瞭四個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通過,如果刊登在報紙上我會寄一張給你。兼職工作倒也不累,就是“博瑞”太遠瞭,騎車跑來跑去的真有些受不瞭。我和小斌在工作上合作的不錯,會順利完成任務的。



最近不知道怎麼搞的,總是夢到你。可每次在夢裡都抓不住你,急瞭,還會喊出你的名字。真是痛苦。

昨天我去瞭“海達”打字、復印,海達的小李還問我,現在怎麼成你一個人瞭?那個女孩呢?我說她已經離我而去瞭。哈哈。

就說到這吧,鄒師叫我瞭,我們要出去看材料呢。多保重!老婆。

老公

93年10月13日

我靠,從1993年到2016年,多少年瞭?17年!不敢想呀,轉眼金童玉女都成一對中年夫婦瞭。媽的!

再扭頭看披散著頭發,穿著毛褲,無精打采斜歪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老婆,我忍不住笑瞭。

老婆看到我笑,問我笑啥呢?我說沒啥。她說:神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