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契克寫給老婆的情書

伏契克的情書  致古斯蒂娜

我親愛的古斯蒂娜:

我剛剛獲得準許給你寫信,便趕忙握筆疾書。柳巴寫信告訴過我,說你的地址已經換瞭。你知道嗎,我們彼此離得並不遠。假如,你早晨從迭列金出發,往北走,我從包岑往南走,黃昏時分我們就可以相會瞭。我們將會怎樣地走那最後的幾步啊!總之,我們是在向著對於我們的傢有因緣的地方走著。你住在叔父(指伏契克同名的叔父,是著名的作曲傢——註)獲得聲名的迭列金,而我將被解送到叔父逝世的地方——柏林。但是,我並不認為伏契克傢的人們都會死在柏林。

我想,大概柳巴已經告訴過你瞭:我是住在一間單獨的監房裡,制造著鈕扣。我在監房中一個墻腳的地方,飼養著一隻蜘蛛,在我監房的窗子上,一對知更雀架瞭巢。它們就在眼前,離我非常近,我可以聽得見它們那輕柔的、孩子般的呢喃聲。它們孵育著小鳥,這樣無微不至地操心著。於是,我想起瞭你曾經常常把鳥雀的呢喃譯成人類的語言給我聽。我和你談瞭一小時的話瞭,我憧憬著能夠再有一個時候和你親切地談話。那時候,我們彼此將有多少話要互相傾訴啊。

我熱愛的人啊,勇敢起來,堅強起來!懷著我所有的愛擁抱你,吻你。再見!

你的尤拉



[捷克]伏契克(1903~1943)的情書

古斯蒂娜是伏契克的妻子,早年求學期間參加學生政治運動,後成為夫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