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地山寫給老婆的情書

許地山的情書

許地山的夫人周俟松,也曾是五四新文學運動的積極參加者。1934年,許地山去印度考察,期間寫瞭這封信給周俟松。信中以親切的口吻制定瞭幾條夫婦間的愛情生活準則,說明應把愛情建立在互相體諒、互相幫助的基礎上,讀來別有一番情味。

致周俟松

六妹,好伴兒:

今天接到你4月13日底信,想那封飛機信是丟瞭。昨天接北京匯來英金三十磅,大概是燕京來底,今天不能取,到明天才能知道。那封丟瞭的信,你大概的告訴我小說稿接到瞭。方才又接到上海的信,傅東華來的,說小說稿已接到,登在七月號上。上兩封信給你說的電影計劃,進行瞭沒有?我看是很有希望,你想怎樣?哥七月底將到傢,若錢來得早,早走,也許六月初離此地,遊行二星期,七月中到平。

(原信中脫落一段)..妹看好不好?妹請人寫起來,掛在臥房裡,好不好?”夫婦間,凡事互相忍耐;如意見不合,在說大聲話以前,各人離開一會;各以誠意相待;每日工作完畢,夫婦當互給肉體和精神的愉快;一方不快時,它方當使之忘卻;上床前,當互省日間未瞭之事及明日當做之事。”還有一兩條,不甚重要,不必寫。妹妹,你想這幾條好不好,咱們試試吧。哥實在沒給妹委屈,平心而論。但以後,咱們不會再爭吵瞭,我敢保,我知道妹真愛我。



妹,你應當告訴我的許多事,都沒告訴我,我在此地,要象在傢一樣知道傢裡的事,蕙君常來嗎,老太爺心境如何?棥,為何不寫信?

[中國]許地山(1893~1941)的情書

許地山,現代作傢、學者。出生於臺灣一個愛國志士的傢庭。1917年考入燕京大學文學院,1920年畢業留校任教。期間與翟秋白、鄭振鐸等人聯合主辦《新社會》旬刊,積極宣傳革命。“五·四”前後從事文學活動,後轉入英國牛津大學曼斯菲爾學院研究宗教學、印度哲學、梵文等。1935年應聘為香港大學文學院主任教授,遂舉傢遷往香港。在港期間曾兼任香港中英文化協會主席。一生著作頗多,有《空山靈雨》、《綴網勞蛛》等。現在徐聞縣有他的故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