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情書的最高境界

卓文君寄司馬相如的情書

漢·卓文君

一別之後,兩地相懸。說是三、四月,卻誰知五、六年,七弦琴無心彈,八行書無可傳,九連環從中斷,十裡長亭望眼穿,百般想千般念,萬般無奈把郎怨。

[評]據說司馬相如和卓文君成婚不久,就到長安,被朝廷封瞭個中郎將,逐漸有瞭離異之心。五年後,他給卓文君寫瞭封信,信中隻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十三個數字。卓文君一看就明白丈夫變心瞭,因為數字中沒有“億”字,“無億”不就是“無意”嗎?卓文君十分悲傷,她提筆寫瞭上面的一封信,把十三個數字巧妙而自然地嵌入詩中,而且寫的情真意切。難怪司馬相如讀信後,深受感動,馬上備車馬,回蜀接取卓文君。

我儂詞

元·管道升

爾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似火。把一塊泥,捻一個爾,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起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爾,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爾,爾泥中有我。我與爾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評]此詞的作者管道升,是宋末元初著名的女藝術傢、女詞人。她的丈夫趙孟頫,為宋之宗室,宋亡,歸元。管道升後封魏國夫人,世稱管夫人。據說在她四十餘歲時,趙孟頫想納妾,就先作瞭一首小詞試探她,詞曰:我為學士,爾做夫人。豈不聞陶學士有桃葉、桃根;蘇學士有朝雲、暮雪?我便多取幾個吳姬越女,無過分!爾年紀已過四旬,隻管占住玉堂春!管道升讀詞後,就寫瞭《我儂詞》回贈丈夫。孟頫得詞大笑,遂打消瞭納妾的想法。《我儂詞》情意語切,帶著濃鬱的民歌氣息,活潑、生動。

藥名連綴的情詩:

寄夫信

[檳榔]一去,已過[半夏],豈不[當歸]耶?誰[使君子],效[寄生]纏繞他枝,令故園[芍藥]花無主矣。妾仰望[天南星],下視[忍冬藤],盼不見[白芷]書,茹不盡[黃連苦]!古詩雲:“[豆蔻]不消心上恨,[丁香]空結雨中愁。”奈何、奈何!

復妻書

[紅娘子]一別,[桂枝]已凋謝矣。也思[菊花]茂盛,欲歸[紫苑],奈[常山]路遠,[滑石]難行,姑待[從容]耳!卿勿使[急性子],罵我曰“[蒼耳子]”。明春[紅花]開時,吾與[馬勃]、[杜仲]結伴回鄉。至時有[金銀花]相贈也。

[評]這兩封信都選自清代諸人獲所撰的《堅瓠集》。據說有一女子思念久別不歸的丈夫,就寫瞭一封信給丈夫,信中不但巧妙地嵌入十二味中藥名,而且寫得情深意切,令人感動。其夫閱後,也回瞭一封信給她,信中嵌入瞭十三味中藥名,也寫得一往情深。兩封信可謂勢均力敵,珠聯璧合,珊瑚、玉樹競相爭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