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侖的經典情書

拿破侖的情書

[法國]拿破侖(1769~1821)的情書

拿破侖與約瑟芬認識時,是個不名一文的小軍官,約瑟芬則是位儀態出眾的寡婦。兩人於1796年3月結婚,婚後不久,拿破侖奉命指揮意大利擺脫奧地利統治,約瑟芬則留在巴黎。拿破侖不斷寫信請約瑟芬前來同聚,她總拒絕,且極少回信。直至拿破侖到瞭米蘭,她才應允相聚。拿破侖指揮意大利作戰之後,逐漸發現約瑟芬淺薄輕浮。盡管拿破侖對約瑟芬的熾熱感情冷卻瞭下來,但他仍對約瑟芬保持關懷的情意,不斷給她寫信。拿破侖從埃及作戰歸來後,懷疑約瑟芬與一軍官私通,打算與她離婚。約瑟芬極力哀求,兩人和好。拿破侖於1804年在巴黎登位為法國皇帝,同年12月1日與約瑟芬再行婚禮。1806年拿破侖在德國耶拿大敗普魯士軍隊後,計劃向東侵略。約瑟芬懇求與他同行,拿破侖不願,但仍經常給她寫信。

致約瑟芬

1796年11月13日於維洛那

我不愛你,一點兒也不;相反,我討厭你——你是個淘氣、靦腆、愚蠢的灰姑娘。你從來不給我寫信,你不愛你的丈夫:你明知你的信能給他帶來莫大的快樂;然而,你卻連六行字都沒給他寫過,即使是心不在焉、潦潦草草地寫的也好。



高貴的女士,你一天到晚幹些什麼呢?什麼事這麼重要,竟使你忙得沒有時間給你忠誠的愛人寫信呢?是什麼樣的感情窒息和排擠瞭你答應給他的愛情,你那溫柔而忠誠的愛情呢?那位奇妙的人物,你那位新情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物,竟能占去你的每一分鐘,霸占你每天的光陰,不讓你稍稍關心一下你的丈夫呢?約瑟芬,留神點,說不定哪個美麗的夜晚,我會破門而入。

我的愛人,得不到你的訊息,確實使我坐立不安。立刻給我寫上四頁信來,四頁充滿甜蜜話語的信,我將感到無限快慰。

希望不久我將把你緊緊摟在懷中,吻你億萬次,像在赤道下面那樣熾烈的吻。

波拿巴

1796年11月27日

下午3時於米蘭

我一到達米蘭,立刻跑到你寓所去;我丟開一切來看你,來擁抱你..你卻不在那裡,你從這個城市跑到那個城市,到處尋歡作樂;你是在我快要到達之前走的;你已經不把你親愛的拿破侖放在心上瞭。你當時愛他隻是出於一時心血來潮;你的變幻無常使他對你冷淡瞭。由於習慣於出生入死,我懂得如何彌補生活中的煩惱和痛苦。我現在經歷的不幸是難以言狀的;這一切原是可以避免的。

我在這裡將等到9號晚上。不要感到為難,尋求歡樂去吧;歡樂原是為你準備的。隻要能使你快樂,世上又何樂而不為呢?隻有你丈夫一個人非常、非常的痛苦。

波拿巴

1806年11月6日晚九時於柏林

我收到瞭你的信,你好像很生氣,因為我說瞭女人一些刻薄話,一點兒也不錯,我最痛恨的就是偷情的女人。我習慣於規矩、溫柔、體貼的女人;我愛的是這種女人。如果我被慣壞瞭,那不能怪我,隻能怪你。你一定註意到,我對德哈茨費爾夫人就很寬厚,她是個聰明而規矩的女人。

當我把他丈夫的信給她看時,她深情而真摯地哭瞭,一邊對我說:“啊!果然是他的筆跡!”她念信那聲調深深打動瞭我的心;她使我難過極瞭。我對她說:“好吧!夫人,把那封信扔到火裡燒瞭吧;現在我再也不忍心下命令懲辦你丈夫瞭!”她把那封信燒瞭,顯得很高興的樣子。她丈夫如今再也不必提心吊膽瞭。如果我們晚兩個小時見面的話,那就來不及瞭。你看,我愛的是規矩,真誠、溫柔的女人;但那是因為她們像你的緣故。再見,我愛;我身體很好。

拿破侖

1816年4月21日於貢別紐

我愛,你4月19日的來信收到瞭——寫得很糟糕,我還是依然故我,像我這樣的人是永不會變的。我不知道歐也納對你說瞭些什麼。我之所以沒有給你寫信是因為你不給我寫,其次是我隻希望你心情愉快一點。

聽說你要到馬爾梅松去,並且對此感到滿意,我很高興。我很希望收到你的信,同時也樂意寫信告訴你我的景況。不多寫瞭,等你把這封信和你那封信作瞭比較之後再說吧;那時,我將讓你自己來判斷:我們兩人究竟誰對誰好,誰比誰氣量大。

再見,我愛;保重身體,對待你自己和我都要公正些。

拿破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