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難得有情郎,卻要單相思

  那一年磕長頭在山路 不為覲見 隻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月我轉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 隻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世轉山 不為修來世 隻為途中與你遇見。

  難得有情郎,卻要單相思。心中一個夢,見到心上人。小小一個夢,偏偏沒實現。為何如此呢?上天針對我!

  你以為我刀槍不入, 我以為你百毒不侵。

  其實什都沒有,什都不是… 突然發現自己很傻,傻的不行。

  卻還一直傻傻的期待,到失望, 再期待,再失望。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瞭五百年,求他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少年的時候,我瘋狂的喜歡,帶我走這三個字。 現在,我再也不會任性的讓任何人帶我走。 我學會瞭,自己走。

  誰的眼角觸得瞭誰的眉 ;誰的笑容抵得瞭誰的淚 ;誰的心臟載得住誰的輪回 ;誰的掌紋贖得回誰的罪。

  似乎習慣瞭等待, 單純的以為等待就會到來。 但卻在等待中錯過瞭, 那些可以幸福的幸福。 在失去時後悔, 為什麼沒有抓住。其實等待本身就是一種可笑的錯誤。 明知道等待著一份不知能否到來的幸福。

  抬頭望天一片藍,心裡想著心上人。相思成疾到何時,隻望見上她一面。

   (責任編輯:admi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