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的表白句子“我在熬夜,熟瞭叫你!”

  昨晚夢到我們去買傢具,在餐桌的顏色上爭吵瞭起來,你要黒色的,說和裝修風格契合。我卻被一個黑白格子的迷住瞭。吵著吵著我就醒瞭。想哭,為什麼我這麼傻逼,我要是聽你的,不跟你吵,我們一定還會再去看沙發看臺燈看窗簾看很多東西,我們就可以在夢裡待更久的時間。

  有愛人的時候,背井離鄉當作旅行。愛人離開後,走兩步都是漂泊。

  以前我一直在用鉛筆寫故事,現在遇到瞭你,我擦掉一切,拿起鋼筆。

  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瞭某個人而忘瞭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隻求在我美的年華裡,碰到你。

  一起吃飯叫拼餐,一起回傢叫拼車,一起住房叫拼租,你把後半生交給我,從此一起生活,這叫拼命。

  想要炫酷地和世界作對也不是很難辦到,比如我,和你吵兩句就算是瞭。



  想念是支熒光筆,白天揮舞過不見筆跡,晚上一筆一劃都清楚得很。

  我轉身走出幾步,回頭看你,你也剛好在回頭看我,身邊的臘梅都忘瞭季節,樂開瞭花。

  我在熬夜,熟瞭叫你。

  我養你啊

  我手上的愛情線、生命線和事業線,都是你的名字拼成的

  我們的距離,隻有一顆心的距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牽著你的手,賦予我愛情的魔力,對你說著我愛你,一心一意,彼此相惜。

  我舉起拳頭剛要打你,你伸出剪刀,笑嘻嘻地說:“我輸瞭,打我吧。”我還怎麼下得去手。

  我會藏在你愛的酸奶裡,趁著你不喝的時候借吸管呼吸。

  天上一眾神仙鬥地主,上傢見月老手裡還剩兩張,就機敏地一張張出牌。眼瞅著對方快要打完,月老不得不拆牌去管。那會兒他手裡還剩一對——我和你。

  傻丫頭,你知道麼,我是不放心讓別人來照顧你!萬一他們真的照顧得很好,怎麼辦?

  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你,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裡多不情願,也不要告訴我你愛的人不是我

  如果可以穿越,我想回到你出生的那天那傢醫院,跟在走廊裡焦急踱步的你爸說:“別擔心,你媳婦兒和我媳婦兒都會沒事的。”

  如果可以,我真想和你一直旅行。或許是某個未開發的荒涼小島,或許是某座聞名遐邇的文化古城。我們可以沿途用鏡頭記錄彼此的笑臉,和屬於我們的風景。一起吃早餐,午餐,晚餐。或許吃得不好,可是卻依舊為對方擦去嘴角的油漬。風景如何,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我的身邊。

  如果,我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情話寫得漂亮,多半是彌補長相的不足。

  你走瞭以後我才知道,買來的蘋果不是放兩天就會自動脫皮的。

  你總吵著讓我摘下美的星星送你,我微笑著說:我怎麼舍得摳出你的眼睛。

  你不理我的話,我心裡就像是有一對兄妹騎雙人自行車一樣,哥蹬哥蹬的。

  每次你深情望著我的時候,我都想蹬鼻子上臉,然後在你眼睛旁邊插一個牌子,上面寫著一一禁止遊泳。

  論你在何時,無論你在何處,無論你做什麼;請記住:我永遠支持你,無時無刻不著你,因為你是我愛的人!我終於發現,這世界上有豐厚的愛,我不能辜負。於是我想對你說,我愛你

  就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心動瞭

  就像手機屏幕一樣,你不來撥弄,心一會兒也就暗瞭。

  就像車禍碰瓷那樣,和你在人海中的一次碰撞後,我便長坐不起賴著你。

  今夜到明天上午有點想你,預計下午轉為持續想你,受此低情緒影響,傍晚將轉為大到暴想,心情降低五度,預計此類天氣將持續到見你為止。

  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瞭,因為已經過去瞭。

  曾經想把天上月亮電源關掉,後來你收拾行李說去遠方幫我辦到。果然你走後,月亮再沒亮過。

  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愛情這東西,時間很關鍵。認識得太早或太晚,都不行

  “別跟著我!我跟你說瞭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聽不見嗎?”“能聽見,但你不覺得你說話的樣子很冷嗎?”

   (責任編輯:Darry Rin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