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72路公交車上那個姑娘的情書

  72路公交車的那個女孩,我不敢問你叫什麼名字,我怕一開口就暴露膚淺庸俗的本性,你的dr圍至少有500個臉上長滿青春痘的男生像我一樣想問你的名字,所以我更不敢問,我不想做500個中其中一個,我是一個有涵養的傻貨。

  72路公交車的那個女孩,你今天換瞭一個發型,一個偏偏的羊角尖,使你的純潔多瞭一份天真,我坐在後排看著你傻傻的樣子,隻是心中全是滿滿的矜持。你拿出諾基亞播瞭一曲子,曲子的名字叫你的樣子。你對我來說就是一個熟悉的樣子,隻是靠得再近都擠不出你的名字,可憐這緣分就這樣自卑的去死。

  72路公交車的那個女孩,今天我和你坐在一起,我們的距離讓我不敢大聲的呼吸,不想讓你感到我緊張的氣息,你飄柔的發香讓我迷失瞭自己,迷失在公交車第七排的那個位置。你簡單自然,卻又飄飄如仙,你讓我在每個夜晚輾轉難眠。不知是我的左手不小心碰到你的右手,還是你的右手碰到我的左手,讓我緊張的像條小狗,趕緊縮回我的手肘,我怕我的醜,配不上你的手,隻能在每個孤單的夜晚損耗我的右手。我想起瞭一句來自天堂的歌詞:從那天起我討厭我右手,從那天起我戀上我左手,為何沒力氣去捉緊這一點火花,天高海深,有什麼可擁有。

  72路公交車的那個女孩,你沒有性感的外表,也沒有時尚的挎包,你隻是穿一件紫色的裙子背一個藍色的書包,就是這個樣子讓72路公交車站看起來如此美好。你出現在每個8點20的清早,我多希望在這個車站與你相伴到老,隻是這個希望虛無縹緲,隻求你扭頭多看我一眼就好,真的,一眼就好。

  72路公交車的那個女孩,今天公交車很擠,中山北路急轉彎的地方,你不小心抓瞭我的袖子,你說對不起,我說沒關系,對白幹凈得像那個死跑龍套的臺詞。我們兩個從來沒有如此的靠近,隻有兩顆心的距離,我在搖搖晃晃的車廂中發現你眼角的悲傷,這讓控制不住因此而心傷,是什麼樣的魔鬼野獸會傷害你這麼單純的小羊,這是一種荒唐。我拉著扶手站在你旁邊搖晃,多想安慰一句,姑娘,你悲傷的樣子也很漂亮。可是想起自卑的文藝之心就無比的傍徨。你兩邊的耳機掉瞭一個,我想是不是為我準備的,我多想大膽的拿起你胸前的耳機塞在我的左邊耳朵,隻怕你大叫非禮,那隻是我優柔寡斷的猜想。

  72路公交車的那個姑娘,原諒我把你的名字取的那麼漫長。不知道你的人生發生瞭什麼情況,這個秋天再也沒有看見你的模樣,隻有公交車站飄下一片黃色的葉子,落在我的肩膀。這個城市每天都很瘋狂,欠缺緣分的兩個人容易東張西望,各自有各自的悲傷。公交車嚴肅的表情,是整個上班族的現實,你不知道我為什麼不敢開口問你的名字,是因為我的青春是個卑賤的故事,隻能想著你坐車的樣子,把你的名字寫成歌詞。



   (責任編輯:Darry Rin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