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感人肺腑的情書:愛你的勇氣

  終於我還是開瞭口,要認真的看完啊!

  妞是不是很緊張?不要緊張哈,我從來都沒有然你緊張過的,這次也不會,不過是幾句心裡話而已。

  初的我們,成為朋友,那理由很單純,就是因為我喜歡你,那種喜歡與愛情無關,隻是很簡單,還帶著一點幼稚的鐘愛,可就是那種鐘愛讓我忍不住想對你好,沒有什那麼值不值得,隻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對你好是理所當然的,即使你毫不在乎我也心甘情願,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就會對自己負責。

  有時候我會覺得你並不把我當做朋友,你沒有接納我,你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你我之間仿佛隔著24小時二十差,你不來,我便永遠無法觸碰你。我有點失望,也有點氣餒,可我從來沒有埋怨過你,我也不清楚這是為什麼。那個時候,我總會想是不是因為我對你不夠好?如果我對你好一些的話,你是不是就會接納我呢?我隻能這樣相信,因為除此之外,我沒有別的選擇,實在是舍不得放手的,所以我隻能盡力做得好一些。

  次覺得你真的把我當朋友時,我開心到不行,還記得坐在籃球場上傻笑,他們怎麼喊我都沒反應,都把他們嚇壞瞭,哈哈。。



  那時的你總是能很輕易的觸碰我的情緒。看到你開心地笑,我會覺得滿眼都是黃金的陽光,溫暖到不行。我的目光仿佛融化在你的笑容裡,無法抽離。若是偶爾見你皺成“川”字的眉心,或是鼓起的腮幫、撅起的嘴,我會覺得像是一根刺紮在我心裡,我會不停的胡亂猜測,猜測你那根本猜不透的心事。我的世界就這樣因為你而升起黎明,也會因你而沉入黑夜。你就這樣不知不覺操縱瞭我。

  等我意識到這些時,便本能的想要逃離,要遠遠的離開你,我害怕那種身不由己的感覺。我為自己找各種理由離開你;一遍一遍細數你的缺點。可你知道嗎?我感覺這很可笑,因為你的缺點就這樣在我的念念不忘中,被我一一接受瞭。我已經一點也不想離開你瞭。而那本能的掙紮與逃避,逐漸湮沒在那些平淡而又不平淡的日子裡。我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值得的,為你開心為你憂愁並沒有什麼不好。從不相信直覺的我終於相信瞭一次。那種改變讓我如此惶惶不安。

  後來就把對你好養成瞭習慣,沒有任何理由的,我接受瞭你的每一個小毛病。我渴望著瞭解你,可你的心事對我而言,仿佛隔著千山萬山,千水萬水,即使我拼命踮起腳尖也望不到。有時甚至覺得你是故意的,這樣諱莫如深。也就是那時,我發覺你是外冷內熱的,哦,說錯瞭,是外熱內冷。我要瞭解你,就隻能一個人獨自揣測,我嘗試用你的眼睛看dr圍的世界,用你的思維去感受身邊的一切。這是簡單又艱難的方法,盡管這很困難,可我還是對於自己對你瞭解的一點點加深而興奮不已。那些日子就這樣糾結著、幸福著、深刻著。我也就這樣在我的小滿足中悄悄跨過瞭那個落葉如雪的季節,走進瞭這座山下的第二個冬天。

  這個冬天沒下過大雪,卻發生瞭一件大事,你戀愛瞭(原諒我又提起瞭這件事,相信我,我也希望你能夠忘記的);習慣瞭你很少提起自己事情的我,還是生氣瞭。這麼大的事情,卻不曾自你口出,自我而入,那你還有什麼不能瞞我?我懷疑你是不是真的在你心裡裝著我的名字。一直以來我都看錯瞭你,所有關於你的看法,不過是我一個人的幻想。而你,根本,就不曾在乎過我。那些日子可真冷啊,真不明白在山腳下怎麼還會有那麼冰冷的北風在放肆的吹。我覺得自己獨自走在冰冷、孤獨、漫長的夜,我找不到出路,卻也回不瞭頭,就這樣掙紮著,卻不肯絕望。

  原諒我那時的氣憤與沖動,對你無端的發脾氣,還說瞭那麼多言不由衷的話。其實,發脾氣之後,我立刻就後悔瞭。無論你曾經是否把我當朋友,根本就不重要瞭,我已經無法再去改變什麼瞭。挽留或者遺忘,都是無法做到的,我所能做的,就是對你更好,或許這樣,未來總會有一天,你會把我放在心裡的。可是我一直沒勇氣向你道歉,就這樣在遺憾中回瞭傢,真的於心有愧,都沒有和你聯系太多。隻是念念不忘,決心來年春暖花開瞭一定對你好一點。

  冬天再冷也終究過去瞭,我背著那碩大的包,回到瞭這座有你的城市。你的事情總是能夠吸引我的心思,更何況是分手這樣的事情。我曾努力讓自己相信,他是值得你去愛的,他是你的選擇,一定會對你很好,至少會比我這個外人對你好。可是你說分手時,我很生氣,也很心疼。生氣的是我捧在手心的那個寶貝,在他眼裡竟然這樣不值得珍惜,心疼的是我捧在手心裡的那個寶貝。我多麼想能夠每時每刻都陪在你的身邊,安慰你,哄你開心。可是就當我坐在你身邊時,卻總是不知所措,無論怎那樣措辭,都怕傷害你敏感的內心。我隻能小心翼翼的去體會你的心情,在你不註意的時候,用心疼的目光偷偷看你。那時候,我突然發現,我不僅僅是對他生氣,還有,對他的——嫉妒。為什麼他這種人並不珍惜你,我就不可以。我突然明白,我是喜歡你的,而且已經很久瞭,隻是發覺得太晚。雖然並沒有你所謂的那種感覺,可我會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任何情況下、做任何事情的時候想起你,毫無預兆的想起你,會突然很想看見你的笑容,會突然很想聽見你的聲音,會突然很想感受你的氣息,會突然希望能夠出現在你身邊,會突然想起你對我說的一些瑣事,會突然瘋狂的回憶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會突然向往能夠永遠都這樣一直在一起,會突然對和你的小眼睛著迷,會突然開始固執的相信不會有人比我更愛你,不再放心把你交給任何人,不願再見你和別的男生親密。習慣睡不著時一遍又一遍的想你,習慣因為想你爾一次又一次的睡不著。

  在你面前不再那樣遊刃有餘,而是患得患失,害怕這種日子的流逝,害怕這一切不過是

  死亡之前短暫的飛翔,害怕那漫長的未來總會有另一個人代替我對你這樣。

  我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可我不滿足於一直這樣,我想做你的戀人,因為我要的不隻是現在,我要和你能永遠都在一起,而這,以朋友的名義,是無法做到的。朋友總有各奔東西的時刻,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我們都會遇見一個不是朋友的什麼人,而去建立各自的另一種生活——成傢立業的生活。或許我們還是朋友,卻不再是從前的我們。

  我不想遇見什麼人,也不先對她好,我隻想要在很久以後,依然能夠像今天這樣,隻有我們兩個人,直到白瞭頭發,我還可以對你好,隻不過換瞭理由——以愛情的名義。

  對不起,我知道我又給你出瞭難題,如果我把這種感情永遠埋在心底,或許你就不必為難。可是原諒我,我真的做不到。你讓我如何能眼睜睜的看你從我的生命中悄悄走過。我要讓你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多麼不可取代。我要努力的把你留在我的生命裡,無論是怎樣的結局,我都要勇敢的爭取,而不是放手讓你消失在茫茫人海。

  我不知道在你心裡我是怎樣。你說如果有人像我一樣對你,你會考慮答應他的。我好開心,你認可瞭我做的一切。雖然你又說你很難接受從朋友變成戀人,可我不後悔是你的朋友。因為這些日子是我珍惜的回憶,你在這樣一座城市裡被我遇見,給瞭我太多的美麗,太多的夢境。如果不曾做過朋友,我也就不會這樣墜入你的世界。我知道如果你拒絕我我會過著怎樣的生活,可即使再難過,我也不會後悔曾那樣的的執著,因為,無論怎麼樣的失望、絕望、孤獨,都抵不過你曾給我的、那不知是否會在延續下去的美麗到的夢境。我的話說完瞭,我等待著你的審判。

   (責任編輯:Darry Rin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