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的情書】如果我是慧英,我想給你們寫封信

  

感人的情書

     ——致敬電影《雛菊》

  寫在前面的話:電影《雛菊》已經8歲,而這個月我才次觀看,因為很少看港片,當得知影片是由香港導演劉偉強拍攝時,我覺得自己沒什麼資格去評價電影的情節設置以及線索穿插,我隻知道,我被打動瞭,那個叫慧英的女孩與她錯過瞭的愛情。看完後,畫面定格在慧英被槍擊倒對著樸義說著的那些唇語,隻是恍惚間我又想不起她到底都說瞭些什麼,大抵是還要看很多次才能記住更多吧。故事的女主角後還是沒能穩穩地收獲她的愛情,我想她一定有很多話想對愛著她的兩個男人說的吧。所以冒昧寫下這篇情書,祭奠慧英逝去的生命與她短暫的愛情。

  話,鄭宇啊,我還想為你畫張畫



  我想,我活到瞭20好幾,卻分不清是非,傻傻地以為你就是那個為我造橋給我送雛菊的人,我可能是被愛情沖昏瞭頭腦瞭吧。

  我被子彈射傷後,你就離開瞭阿姆斯特丹,而我再也不能說話,我都不知道,在你的心裡,我的聲音是否和畫一樣美,我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去那裡畫畫瞭,因為,我再也看不到你。

  我不想學習手語,大概我的心裡始終沒有承認失去聲音的這個事實吧,我習慣瞭把想要說的寫在紙板上,看來我很喜歡和我的內心對話啊,不然我怎麼會提前寫下那麼多的卡片,我都不知道別人會問我寫什麼。我一直寫,寫“你好嗎”“我很想你”“我……”,所以當你再次回到阿姆斯特丹的時候,你一進門我就給你遞上瞭卡片,我怕一轉身就又看不到你的身影,可是你終還是走瞭,你誤會瞭我和樸義,那個時候,我們根本隻是普通朋友,我根本不知道他才是我要等的那個人。你轉身就走的決絕,你知道我的心有多麼痛麼?我拼命地拍打著門板,想要引起你的註意,可是你還是走瞭,獨留我一顆滴淚的心。

  我知道,你並不是嫌棄我不能說話,而是在自責中選擇瞭退後將我保護,希望樸義能守護著我的餘生,我無法去挽留,隻是,在我畫展那天4.15,我們相遇的時刻,卻得知你不在瞭的消息,我那一刻再也抑制不住,為何你的轉身,卻讓你自己逝去,或者我們的開始對於你而言本就不美好,這個日子已經成為瞭你的宿命?

  你走後,我去墓前看過你,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但我想,你一定像我們初見時那樣盯著一處凝神,隻是你看的不再是罪犯,而是我。或者是我自戀吧,但我相信你,是愛著我的,你在畫室裡不住地找關於你的痕跡的時候,我就知道瞭。

  你走瞭,有多久瞭呢?我已經都不記得瞭,我又開始到那裡去畫畫瞭,而鄭宇你呢?空氣裡,陽光裡,青石地板上,你在哪裡?

  我知道,你早就知道,樸義才是我要等的那個人瞭對吧,我不恨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我知道你的心,也是痛的。如果可以,鄭宇啊,我想再為你畫張畫,油彩的那種。

  第二話,親愛的,你是我的愛情啊,隻是我知道得太晚

  親愛的,我想你也希望有一天能聽見我這麼叫你吧,隻是我不能說話瞭,不過還好,你是一個能讀懂我唇語的人,隻是命運作弄瞭我們,那樣一個身份的你和那樣一個傻傻的我,我們錯過瞭太多。如果你早點告訴我你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如果我早點用心去發現那些破綻,我們還會是像現在這樣別離麼?

  你不知道,當我看到那座小橋的時候,內心有多麼的感激;你不知道,當我畫的那幅畫被你收下後,我的內心有多麼的欣喜。我相信著那是愛情的悸動,於是那會,我開心到放肆地大叫。那個時候你一定在某個地方看著我吧,你有沒有偷著竊竊地笑呢,我想一定有的,我是處在生命裡好年華的女子,我還畫得一手好畫,同樣是美好歲月中的你,必定也萌發瞭愛情。

  你處處的想要靠近我,卻又在故意地疏遠我,你在遊艇上種瞭那麼多雛菊,每一盆,我都那麼熟悉,可是沉浸在失去“愛人”的痛苦中的我,根本不會想到自己曾經收到的那些畫和它們是那麼的相似。你把那幅畫藏在瞭遊艇的底部,卻向我撒謊說,那裡什麼都沒有,隻是一個儲藏室。如果不是我看到瞭那些你收到的黑色鬱金香,我永遠不會懷疑,我永遠不會知道你是個殺手,你的下一個目標是鄭宇的同行,也永遠不會知道那間儲藏室裡藏著的秘密。你的身份讓你刻意保持著與我的距離,但同樣的你的身份又讓你終暴露瞭你對我的愛情。

  我狠狠地拍打著桌子,我把那些“犯罪”事實摔在瞭桌上,而你依舊那麼的平靜,我很生氣,但更多的,我在傷心。如果,如果我能早點發現,一切會不會就變得不一樣!

  你終究是要去完成你的任務,但是我的心不能讓你去,於是,你知道的,我出現瞭在你射程范圍內,你左搖右晃中肯定慌亂瞭手腳吧,原諒我,我不能讓你那麼做,如果你還愛我的話,我知道你一定不會那麼做瞭的。

  你叫住瞭我,我知道我的一張一翕,你終是知道,我想給你個大大的擁抱,隻是,一切都來不及,我多想在倒地的那一刻,對你說一聲“對不起,我愛你”,但是聲帶終是沒有瞭震動。

  那一刻,天灰灰的,就像我即將要抽離身體的靈魂,樸義啊,我們還來不及相愛,就要分開瞭。你會祝福我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快樂的吧,我在心裡對你說謝謝瞭。

  我想把我20幾歲的生命稱作是我的花樣年華,在異國他鄉我有著爺爺的關心與嘮叨,我可以去郊外畫著那些秋季裡明艷可愛的雛菊,我可以在廣場上為那麼多熟悉又陌生的人畫著屬於他們的故事,我因為一場友誼錯過瞭一場愛情,我的生命短暫,我的愛情才剛開始,我不想它有結束。

  我不想說“有來生”這樣的話,在我離開的日子裡,樸義啊,請你依舊照料好那些聲聲不息的花,你也在看印象派瞭,你也知道我喜愛的畫傢是莫奈瞭,你畫出的雛菊應該比我的更美瞭,4.15號我們的畫展應該擁有瞭更多的參展者瞭吧,你還會經常去郊外那裡寫生麼,你是否有瞭新的遇見,是否又看到瞭一個如我一般的人呢,如果你看到瞭請不要那麼快的喜歡上她啊,我會吃醋的。

  爺爺的古董店,你還會一直送去雛菊吧,我不知道爺爺會不會喜歡他們,但是為瞭我,他願意收下的,記得常回去吃飯,就像我一樣陪陪他。你還可以讓他給你拍幾張征婚照,你看店裡的那幾張我的照片,是不是拍得很好?我想你那樣一張臉,拍出來肯定很多人都爭著搶著要的吧!

  我走瞭,當你想念我的時候,就去郊外的那片雛菊園吧,那裡,我們的愛情,生生不息。

   (責任編輯:Darry Rin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