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初的你

 

  親愛的初戀:

  見字如晤,願你安好!

  算時間,和你已有十餘年未見瞭吧?

  十年前的我應該怎麼都想不到:我曾珍視的你,有一天會成為我生命軌跡中相交過一次便再無交集的陌生人。我不知道現在的你在哪裡,過著怎樣的生活,又有著怎樣的心情。我隻知道我這裡是初春的寒夜,料峭的春寒還未退去,我一個人擁被倚在床頭聽久違的電臺情歌。

  前奏響起,便知是江美琪的《那年的情書》。靜默的旋律、熟悉的歌詞,很多記憶開始蘇醒:記憶中的我們青澀且羞赧、單純又怯弱、笨拙而沉默。現在想來,甚至都記不清你的容貌,卻單單記得那抹夕陽、那場大雨、那撮白雪、那朵梔子、那句詩行、那封情書……



  前段時間看白落梅的新書《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突然就想到瞭你。我不知道上一次的意外相遇是不是前世的一次久別重逢,我隻是清醒地認識到:今生無論別多久,與你,都無緣再相見瞭。有時我也會想:或許,在某個不自知的瞬間裡,我們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也曾重逢過,隻是歲月改變瞭你我的容貌和視角,所以即使再次擦肩,我們也並不能看到彼此。是的,我們都曾有意無意將彼此丟進人海,刻意不見。可有一天,當你真正意識到彼此蹤跡再也無處尋覓時,你會不會遺憾,遺憾我們,終究隻是路過。

  此刻,我想你應該已經找到瞭那個傳說中溫婉賢惠的有緣人。你們應該在親人和朋友的祝福下舉辦瞭盛大而浪漫的婚禮,不出意外的話,現在應該有一到兩個孩子瞭。不知道你更喜歡男孩還是女孩,而他們長得究竟像你多些還是像她多些。其實我想說的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比我認識時要成熟穩重瞭很多,有瞭更多的包容心,也終於明白珍惜遠比相愛更難得。真該感激生活,因為它讓我曾經愛的人變成瞭一個有擔當有魅力的男子漢。

  而我,如你所猜,依然一個人。離開你以後,我也陸續談瞭幾場不長不短的戀愛,可總是因為種種原因無疾而終。此刻的自己已不再願意去回憶自己曾轟轟烈烈地愛過誰,也不再會想起痛徹心扉地為誰哭泣過,卻永遠都記得那年的情書。單純美好地帶著聖潔的光彩,留在我回不去的曲折青春裡,在我不美麗的年紀給瞭我美好的回憶。

  那麼,就讓我帶著這些閃亮美好的回憶繼續步履匆匆地去履行自己對自己的諾言吧。我還是會如當初遇見時一般,帶著艾米麗那樣的壞笑,小蘿莉那樣的哭泣,做一心想要好好愛的金剛。隻是下一次,邂逅愛情,我一定做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他站在一起。不糾纏,不攀附,依仗他的偉岸,襯托他的威儀。

  隻是,親愛的初戀,隔著重重的歲月,想起你,我終究是有遺憾的。可我知道,除瞭遺憾之外,還有滿滿的暖意和歡喜。我無意打擾你此刻的幸福,也無力回到初的地方,隻想對著泛黃的信箋對陪我走過那段時光的你說一聲:

  “我很好,願你安好!”

   (責任編輯:Darry Rin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