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生來回報,父親

  心,久久不能平靜下來,凝望著窗外,此時隻能借用這種方式向您懺悔,望能夠寬恕無知的我。

  父親,這個稱呼對我而言很是陌生,一年到頭也用不到幾次。兒時,父親常年在外工作,隻有過年的時候才回來幾天,也隻有在那短短的幾日能夠享受到那帶有勉強的角色稱呼。不懂事的我,總不願叫出父親二字,雖那二字是我一直在期待的。每次,看到別人喊叫著父親時,很羨慕,也想那樣喊叫著自己的父親,可當父親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時,父親二字以變得那樣牽強。雖然父親一直在我身邊哄我,買好吃的給我,但還是很不情願的叫他。還老是愛理不理的給他臉色,不搭理他,他像是看穿瞭我心思,也沒有任何怨言,隻是一個勁的對我好,盡情的詮釋著父親這個角色,而我隻是當著是他應該做的。

  父親,唯一給我的印像就是,脾氣有點暴躁,是那種很情緒化,喜怒哀樂全在臉上的一個人。遇到不如人意的事情,絕不會強顏歡笑,做給人看,雖這種人很真實,但容易吃虧。可他不在乎,他說:高興就是高興,不愉快就是不愉快,何必委屈自己,為別人而活。這也是他給我遺傳下來的生活態度,關於這點我也是挺感同他的想法的。人就應該好好為自己而活,不應該活在別人眼裡。人生在世短暫而又不容易,應該好好的為自己活著,做最真實的自己。這是我在父親那學到的生活哲理,雖很平凡,卻很實用。

  父親,在那個饑荒的年代降臨人世,從小在苦日子中,堅強的活瞭下來。聽奶奶講過,父親小時候生瞭場大病,差點沒瞭小命,幸好命大,才奇跡般的活過來瞭。也許,是上天對父親的考驗,看看父親夠不夠堅強。也許,是父親前世修來的福氣,化險為夷,平安生還。也許,是奶奶的緣故,她的博大母愛,感動上蒼,才讓父親活過來瞭。父親,從鬼門關裡走瞭一回,這也就更能證明一點,我跟父親有緣要成為父子,如果沒有父親,今天我也不會在這寫著關於父親的記憶。

  推薦閱讀

  有一種深愛,叫做不在聯系

  媽媽你愛我 所以我幸福

  人生最美初遇見

  來不及說一聲“再見”



Comments are closed.